【末日之戰World War Z】(完整版)



片名:【末日之戰World War Z】
上映日期:2013-06-20。
類型:懸疑。驚悚。劇情。動作。
片長:116分鐘。

導演:【007量子危機】馬克佛斯特。
演員:【殺戮行動】布萊德彼特。【班傑明的奇幻旅程】艾瑞克韋斯特。【刺殺據點】馬修福克斯。【靈異航班】大衛摩斯。電視影集《謀殺》米瑞伊諾斯。
發行:派拉蒙。
中文官網:http://www.WorldWarZ.tw/ 。
派拉蒙粉絲團:https://www.facebook.com/ParamountTaiwan。

劇情簡介:
在一個平凡不過的日子,傑瑞藍恩(布萊德彼特 飾)和家人開車出門卻塞在路上動彈不得。蘭恩做為前聯合國調查員,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一般的大塞車。

警用直升機在空中不斷盤旋,警用摩托車則在路面上呼嘯而過,整座城市都陷入一片混亂,一種致命病毒讓密密麻麻的人群開始互相猛烈攻擊,只要被咬到一口,病毒就會開始散播,把健康的人變成難以想像、慘不忍睹的凶暴生物,一旦受到感染就會攻擊旁人,原本好心幫忙的陌生人也會瞬間變成危險的敵人。

病毒的來源無從得知,每天染病人數不斷暴增,病情迅速蔓延全球。感染者很快地癱瘓了世界軍隊和政府,蘭恩被迫回到以前出生入死的生活,才能保護他的家人。他將帶領一個團隊鋌而走險到世界各地尋找病毒來源,以及阻止這場可怕瘟疫的方法。

從小說躍上大銀幕:
【末日之戰】 改編自麥克斯布魯克斯的浩劫驚悚小說《打鬼戰士II:檔案Z》,全書使用第一人稱觀點,以倖存者的採訪集來重現浩劫全貌。製片群布萊德彼特、蒂蒂嘉納和傑瑞米克萊納以及他們的製片公司B計畫娛樂讀了試讀本之後都被內容深深吸引。布萊德彼特回憶說:「五年前我對活屍還沒什麼了解,現在則已經變成活屍專家了。麥克斯布魯克斯的小說將活屍題材視為一種全球傳染病,而這種病毒散播的方式就和我們經歷過的SARS一樣。它要是突破我們的防線該怎麼辦?

如果我們日常生活中的一切都變得毫無意義又該如何?若權力架構和社會規範蕩然無存會帶來什麼影響?人類要怎麼生存下去?蒂蒂嘉納說:「雖然這是一本活屍小說,但卻會讓人覺得裡頭描述的事件和我們息息相關,是未來即將發生的事;又或許真是如此,誰都說不準。這一點讓故事更有說服力。」小說設定的大場面也激起克萊納很大的興趣,他對布魯克斯的作品相當熟悉,還讀過姊妹篇的野戰手冊《打鬼戰士I:世界末日求生指南》。

克萊納說:「事件升高到世界的層級,感染者、政治和機構之間不斷角力,這一點讓我們覺得很有意思,尤其小說還融入了很酷的當代元素,這是其他活屍類的作品中看不到的。」但小說使用多人採訪式手法,並不一定適合改編成電影。最終,製片群僅透過單一而非多個主角來述說這個故事,但同時也盡可能地原汁原味呈現原著的主題和轉折點。嘉納說:「要改變這本小說的架構顯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們試過保留書中的敘述,卻發現這樣下來會讓故事失去所有戲劇張力,至少在電影的呈現上是如此。所以我們又回過頭來,從疫情爆發開始述說,這就是電影最大的亮點。我們非常致力於呈現真實感,觀眾會覺得這種事可能今天就會發生在自己和周遭人身上。因此雖然電影的架構和小說有所不同,我還是希望看這部電影能和閱讀原著一樣感受到樂趣。」

製片群在改編劇本的同時,也決定邀請馬克福斯特擔任導演。嘉納說:「馬克福斯特和我們想法一致,他希望能盡量把電影情節納入現實世界的架構中,並維持原著的逼真效果。」克萊納補充說:「我非常尊敬馬克福斯特這個導演,他執導過許多不同種類的電影,都能出色地處理其中人類共同的核心議題,像是家庭、愛和失去。他為【末日之戰】增添人性的色彩,我認為他對活屍電影毫無成見的開放心胸對我們非常有幫助。」

B計畫娛樂公司將小說寄給馬克福斯特,他讀了之後也和他們一樣入迷。福斯特說:「我很享受讀這本書,它探討的主題也是我很有興趣的。我和B計畫娛樂會面後,就開始討論把小說改編成電影的各種創意想法。他們當時就給了我初版劇本,故事就從這裡開展,然後淬鍊成現在這部電影。」所謂的「活屍電影」已經自成一格,現在也重新受到大眾歡迎。福斯特認為這類主題的電影再起一定有其道理,許多經典活屍片也能引起他的共鳴,因此他決定接手【末日之戰】。

「活屍電影很有意思,它們在70年代相當受歡迎,當代社會充滿動亂和不確定性。而我們現今再度生活在懷疑論和改變的時代,活屍就又興起。這是個巧妙的暗喻,代表一種無意識狀態,並反映出現世。人類做為一個物種,在某種程度上是不省人事的,但我們有一天終究也要醒過來,」福斯特若有所思地說。嘉納說:「在時代精神之下,我想沒有人沒遇過活屍。我看見紐約客雜誌掛著布條宣傳『活屍求生包』;佔領華爾街運動引發許多有關活屍的聯想;另一個很明顯的成功案例就是【陰屍路】,它創下有線電視影集的最高收視紀錄。

用我認為陳腔濫調的方式來做隱喻不是很高明,但它們都是這個意象的一部分。活屍世界的語言在今天比較容易被理解,因為可以和現代生活做連結。人類離不開銀幕和耳機,從最基本的意義來說,就像行屍走肉一般,不和他人互動。另外,至少對我而言,這個世界感覺很空洞,很不穩定,好像有一股席捲而來的情緒和行為會把我們淹沒,而且會越來越快發生。但這個類型的題材的確從很久以前就深受喜愛。我覺得【末日之戰】很有張力,既逼真又有趣,同時也高潮迭起、場面浩大、嚇破人膽,我希望觀眾看了會大呼過癮。」

的確,這個故事一開始最吸引布萊德彼特的地方,也是磅礡的動作場面以及與時間賽跑的急迫感。他表示:「那些感染者真的恐怖得讓人嚇破膽。而我相信這部電影能呈現出非常多種層次。不過它主要還是一部刺激好玩的暑假片,而且老實說,會是我想讓兒子們看了開心而製作的那一類電影。」 為了這個原因,導演福斯特不希望將【末日之戰】完全定位為「活屍片」。「這部片的重點不只是活屍,而是剛好透過活屍來散播的全球浩劫。」

福斯特說:「人類在文化上有很多地方可以做為和『活屍電影』相呼應的題材,但麥克斯布魯克斯的小說融入了真實的時間軸,以及以現實為基礎的架構,這是我最感興趣的一點。我想拍一部很有真實感的電影,讓觀眾認為這些情節可能隨時都會發生在任何人身上。故事的基本假設是任何事情在任何時間、任何情況下都可能發生。沒有人會倖免於難,每個人都可能被活屍病毒感染。這是電影情節但也是真實人生。」

人類卡司陣容:
雖然原著採取多個第一人稱的手法來描述這個致命病毒,但製片群選擇透過一個特別的平凡人來說故事,這個角色就是由布萊德彼特飾演的前聯合國調查員傑瑞藍恩。福斯特說:「傑瑞曾到過世界各地的警戒區,像是盧安達和波士尼亞。這些國家充斥著巨大的危險、動亂和危機。最後他決定退下火線,把重心放在家庭,過一個比較正常的生活。但疫情爆發時,他的前老闆找上了他,認為他是唯一能夠力挽狂瀾的人選。他要試著查出零號病患的身分,也就是病毒的根源,而電影從頭到尾都透過他的觀點來敘事。用這種手法來拍這部片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們隨著傑瑞藍恩經歷這所有事件。」

布萊德彼特對馬克福斯特而言,在銀幕上和私底下都是最好的戰友。福斯特說:「和布萊德共事是個很棒的經驗。做為本片主角兼製片,他是卓越出色的演員,也是品味不凡的藝術家。他對於每一步做法及事物真偽的敏感度都精準無比。我們不是在拍紀錄片,而是一部電影,但同時也希望能以現實為基礎,而他在這方面高度敏銳。我們兩個都沒拍過類似的片,所以這個過程非常有挑戰性。我們必須處理彼此都不熟悉的題材,並嘗試賦予新意。我非常享受拍片過程,布萊德彼特是個再好不過的夥伴。」

馬克福斯特精挑細選拍攝的作品讓布萊德彼特很感興趣,包括動作片、人物傳記,甚至是小說改編的電影。布萊德彼特說:「馬克福斯特不是只拍某一種片的導演,他在許多題材和類型上的經驗和興趣都讓我很欣賞。他在【末日之戰】裡刻劃得最成功的就是人性和內心情感。我們相信這一面和全球大浩劫是平行並進的,而這部電影也因此有別於其他動作驚悚片,變得更加可信和真實。」

福斯特表示傑瑞「不是典型的英雄」,而這正是這個角色的魅力所在。他說:「傑瑞在電影中說過好幾次,要移動才能生存,他也鼓勵身邊的人不斷移動。我很喜歡這句話,因為人生終究不能只停留在一點不動,我們必須順應潮流,否則就會被滅頂。但他也一直在觀察和調整,感染者大舉入侵時,他看見了微小的線索,並開始拼湊出事件全貌。

他當下做出了關鍵性的決定,他之所以被選出來踏上這段旅程是因為他具備獨特的能力,能身處極度危險混亂的環境而生存下來。」這並非傑瑞想要的生活,因此他之前才會放棄原本的工作,把更多時間留給家人。但諷刺的是,為了保護家人,他卻必須重回危機四伏的工作崗位。布萊德彼特說:「傑瑞不是超人,不會去打擊壞蛋,也沒有超能力。他是個平凡的父親,一心只想讓家人生活在安全的環境中。為了做到這一點,他唯一能仰賴的只有自己的聰明才智、直覺和經驗。」

福斯特表示:「飾演傑瑞妻子凱倫的演員,很重要的是必須同時具備堅強和脆弱兩種特質。因為傑瑞離家後,她得一手撐起家庭,讓孩子們有安全感,即使她們的世界正在瓦解。但她也要讓人感受到獨處時對於丈夫的強烈思念,擔心自己可能再也無法見不到他。」米瑞伊諾斯則演活了這個角色堅強與柔弱的雙重特質。福斯特說:「她來讀劇本時表現得極為真切動人,她具備所有我在這個角色看到的不同層面。」【末日之戰】是米瑞伊諾斯參與過最大製作的電影,她形容這次拍片經驗「令人興奮又驚奇」,多虧導演使用的拍攝手法。她說:「馬克福斯特既溫和又貼心,讓人感到完全自在。

你在片場會感受到很多尊重、溫暖以及互助合作的氣氛,能和這麼有風度的導演共事很幸運。這是一部場面浩大的動作片,但我和布萊德彼特的對手戲拍得很細膩親密,這都歸功於說故事的導演,他想呈現他所謂『人性的珍珠』,而這種做法能同時達到兩種最好的效果。」伊諾斯表示,她和布萊德彼特的合作經驗也同樣愉快。她說:「他是個十分大方又開放的演員,總是讓片場的氣氛很輕鬆,為大家帶來很多笑聲。你可以看得出來他總是在思考要怎麼將故事完美呈現。」布萊德彼特盛讚女主角說:「米瑞伊諾斯是片場上非常棒的合作夥伴。

拍攝時為了捕捉演員的自然反應和保有新鮮感,很多一家四口相處的戲碼都會很快帶過。演員需要有當下每一刻的敏銳體悟和靈敏迅速的直覺反應。米瑞能充分展現母親的溫情,並且在必要時轉身一變為凶猛的母獅來保護孩子。就跟任何成功的互動關係一樣,她的付出佔有一半的重要性,是個真正的好夥伴。」伊諾斯表示,當凱倫知道傑瑞必須離家時,「她對於傑瑞自願接下任務的決定感到五味雜陳。從一方面來看,他若能協助解除世界的危機,那的確再好不過,但這也代表她必須在求生不易的世界裡和孩子們相依為命。就在她最需要他的重要時刻,一家人最需要凝聚起來的時候,他卻離開了。

這是一種很複雜的情緒,也正是導演想藉由電影呈現的重點:人類面對生死關頭時所展現的人性。我們不想讓電影太過沉重,但這是一個全球危機,而導演運用了很聰明的手法,讓我們意識到人的處境有多棘手。」【末日之戰】一開始藉由傑瑞和家人的親密關係來凸顯「人的處境」,後來傑瑞則必須為了家人的安危而不得不離開她們。因此傑瑞和妻子女兒相處的前幾幕便十分重要。由史特琳傑林斯與艾碧嘉哈葛洛飾演的兩個小女兒和劇中父母的互動必須表現出說說笑笑和溫馨真實的一面。觀眾要能立即感受到他們之間的情感,因為他們的世界很快就會掀起一片腥風血雨。

嘉納說:「這段家人之間的關係必須呈現得恰到好處。我們費了很多心思、尋覓了很久才找到兩個極具天分的小演員,她們不管是外表或演技都有著同年紀孩子該有的樣子。接著我們讓飾演一家人的四個演員花時間像親人一樣相處,所以在拍片現場就能很自然地流露出情感。他們已經見過面,一起玩遊戲、吃飯,做一些家人之間平常會做的事,因此不會像第一次見面那樣無法入戲,一切都可以很自然地表現。艾碧嘉在家裡是個姊姊,史特琳在真實生活中是妹妹,也是家裡的小寶貝,而米瑞伊諾斯和布萊德彼特也都已經當了爸媽,所以很多條件都已經符合。除此之外,我認為讓他們維持銀幕上情感交流最好的方法,就是給他們時間去培養感情,讓演技看起來更逼真。」

傑瑞的朋友兼前老闆,泰瑞烏姆托尼,開啟了這項好壞參半也賭上一切的計畫。他安排讓傑瑞一家人快速地坐直升機到安全的航空母艦上,條件是要傑瑞運用他獨特的技能來進行一場拯救世界的任務。南非演員法納莫奇納飾演泰瑞,這是他二度和馬克福斯特合作。法納莫奇納說:「我和馬克福斯特在【重裝教士】合作過,他是個很棒的導演。在我的文化裡,導演通常比較喜歡下指令或給說明,但馬克對他的演員全然信任。他會給你空間去探索,特別是能讓你在這種規模浩大的電影中跳脫限制、不受束縛。

對演員來說,最棒的就是能有空間去發揮創意,而馬克就提供了這一點,但同時也時時考慮電影的整體呈現。他對於演員、故事情節和角色總是非常敏銳,他也把這種敏銳度帶到整部電影中。」法納莫奇納也是片中唯一同時和米瑞伊諾斯及布萊德彼特有對手戲的主要演員。他說:「和他們兩人合作的經驗很美好。布萊德相當要求演出的品質,同時很積極學習有關人性的一切;米瑞是個很棒的人,總是掛著笑容,對周遭的人很關心。她還有一項過人的能力,那就是能激發出每個人最好的一面,你會一輩子都想跟她做朋友。」

傑瑞在一座被圍攻的北韓軍事監獄裡,遇到了一名最近剛入獄的貪腐中情局探員(大衛摩斯飾),他可能是正常人也可能是瘋子。大衛摩斯說:「我的角色相當憤世嫉俗,他做了不該做的事,也因此受罰,但這種處罰可能反而救了他一命,因為他被關在北韓的監獄裡,免於受到外面恐怖感染者的攻擊。他擁有的資訊能幫助傑瑞往目標更進一步。」他在牢裡告訴傑瑞一個難以想像而且可能真實發生過的事件,有關他最初接觸到病毒的情況,以及國家選擇用什麼方式對抗它。大衛摩斯和布萊德彼特在電影【未來總動員】合作過,他很開心能在【末日之戰】的重要場景中再度和他對戲。說話辛辣直率的陸軍突擊兵由詹姆斯貝吉戴爾飾演,他負責管理位於北韓的一處軍事設施。他盡可能地服從上級的命令,同時又得想辦法讓同袍活下來。

他的碉堡外即將爆發難以言喻的可怕混戰。詹姆斯貝吉戴爾說:「我一直都是大衛摩斯的忠實影迷,我以前也很榮幸曾和他合作過。他具有過人天分但十分謙虛,是個非常讓人尊敬的演員。能親眼見他建構這個角色,在小小的監獄裡做不同的嘗試,是一件很棒的事。他的演出很有力道,但也可以毫無預警地換上另一個面孔,讓角色變得渺小、內斂又真切。他不是個會說謊的人,總是反應靈敏,很令人欣賞。」他也很開心能和布萊德彼特共事,不管是做為演員還是製片。他說這兩種身分能以一種不引人注意的微妙方式互補。

詹姆斯貝吉戴爾表示:「如果你事前不知道他是製片,在片場也不會發現,因為他不會刻意凸顯這個身分,而是展現對他人的關心。他很在乎故事的呈現,以及演員和製作團隊的狀況,他讓每個人都覺得很自在。他比較不關心自己,而把注意力都放在周遭人身上,這種無私的態度營造了很正面的工作環境。」貝吉戴爾有一些銀幕上的戰鬥經驗,因為他曾演出HBO製作的迷你影集【太平洋戰爭】,但他在【末日之戰】的戰鬥場面對他來說是全新的體驗,因此必須仰賴本片的軍事技術顧問,也就是資深特技人員佛瑞迪喬方斯沃給予指導。

他解釋說:「我告訴佛瑞迪我不必參加特訓,但我希望能花一點時間和並肩作戰的士兵演員排練。因此佛瑞迪好好地為我們解釋了各種武器的用途,帶我們做一些訓練,讓我們能熟悉彼此、增進感情。」傑瑞尋找病毒來源的旅程從北韓來到了以色列,他在此親眼目睹了當地人沿用已久的原始防禦工事:參雜古代和新建的城牆和路障,這些東西都是用來保護人民的安全,直到被攻陷的那一天。傑瑞在耶路撒冷的嚮導尤爾根汪布朗,來自以色列的情報單位莫薩德,由以色列裔導演魯迪波肯飾演。雖然當地的情勢不斷惡化,陷入一片動亂廝殺,傑瑞憑著直覺和經驗還是安全地逃了出去,並獲得能讓他找到答案的重要情報。

魯迪波肯表示:「我本身是導演兼製片,也正在著手進行另一部和馬克福斯特合作的新片。我在倫敦和他討論這部新片時,他突然看著我(雖然我們已經認識很長一段時間)說:『你有沒有演過電影?要不要來幫我的電影讀劇本?』我說我曾在幾部自己執導的電影中軋一腳,通常都是演殺手或壞蛋。我想他應該也知道我當過中東地區的戰地記者,不只在以色列,而且我認識像尤爾根汪布朗這樣的 人。」同樣來自以色列的丹妮拉柯提斯飾演以色列中尉希珍,她加入了傑瑞的行列,成為他在這段旅途中一個關鍵甚至是救命的得力助手。

【末日之戰】是她第一部電影作品,她在拍攝前進行了特訓,以演活希珍這個堅毅的角色。軍事技術顧問佛瑞迪喬方斯沃測試了丹妮拉柯提斯的能耐。他說:「我們讓她在小隊裡練習簡單的戰鬥隊形,現場有布景和臨時演員。我只陪她練了四五天,但她學得快又好。」製作團隊的原則,是在傑瑞到過的每個地方都盡量找來自那個國家的演員參與演出。製片蒂蒂嘉納解釋說:「我們講究一切都要貼近現實,不管是演出的水準或是世界各地的呈現。我們造訪每一個角色的家鄉,在當地挖掘適合的人才,而並非請演員模仿某個口音,假裝是某個國家的人。」

足跡踏遍全世界:
為了跟上傑瑞藍恩跨洲尋找病毒解藥的腳步,【末日之戰】必須長途跋涉上山下海地進行拍攝。嘉納說:「這部電影描述的是一場末日世界大戰,因此要能呈現全球不同的場景。今天能看見世界的人數比以往都還要來得多,只須按個按鈕就能知道每個角落發生的事,電影要作假也就越來越難。觀眾都很聰明,他們知道各個城市長什麼樣子,所以不能蒙混過去,我們也不應該這麼做。我認為在不同地點拍攝,能運用不同文化和場景的特性來營造不同的氛圍,這都有助於電影在螢幕上的呈現。」【末日之戰】在費城開拍,活屍大軍在此與人類展開如地獄一般的廝殺。

蘇格蘭的格拉斯哥是費城的替身,雖然位處世界兩地,但這兩個城市有著很類似的建築,其中有些是後製時加上去的。為了讓格拉斯哥看起來和費城更相像,製作團隊把當地的招牌、交通號誌和車輛都改為美國版本。此外,格拉斯哥還擁有能夠完美呈現混亂場面的理想街道配置。場景師麥可漢姆表示:「格拉斯哥有著棋盤式的街道,能讓我們把感染者入侵時兵荒馬亂的情況看得一清二楚。」這座城市也非常歡迎數百名臨時演員和工作人員來此拍攝病毒一開始爆發的驚心動魄場面。

漢姆說:「這一幕一開始在比較小的巷道上拍攝,我們在裡面塞了兩百名以上的臨時演員來讓街道看起來很擠。當我們開始移到大街上拍混亂場面時,參與的演員人數則多達七百人。很幸運的是,現場有一棟完全廢棄的蘇格蘭銀行大樓,它的面積有五萬平方英呎,讓我們的背景藝術家在每一幕中間能使用裡面的空間。我們也利用這棟建築物的四個樓層來化妝、換戲服和吃飯。」資深第二組導演賽門克蘭一手打造了【末日之戰】大部分的混亂場景。

他說:「我們第一次在費城看到活屍大量湧入時,氣氛馬上就從一片平靜升高到極度緊繃的驚慌失措,而格拉斯哥很漂亮地呈現出這一點。導演很希望能打造大規模的破壞場面,而我們也試著運用拍攝手法來盡量讓場面更逼真。我們把感染者的模樣拍得像是一大群得了狂犬病的瘋狗,他們跑得很快,看到人就會撲上去攻擊。我們想表達這種恐懼和暴力。」為了達到這種效果,特技動作必須經過仔細編排,而第一步便是利用電腦來模擬每個動作,而最終手段就是犧牲幾部車輛等道具。賽門克蘭說:「我們毀了超過150輛各式各樣的車,不但撞爛了垃圾車,還讓布萊德彼特開的富豪車和救護車衝撞等等,場面十分壯觀,片場至少八成的車都壞了。

格拉斯哥是個很棒的拍攝地點,我們封鎖了許多街區,在主要建築物外面進行汽車特技衝撞,效果好得驚人」嘉納說在【末日之戰】到格拉斯哥拍片之前,這座城市還沒有一下子湧入這麼多人的經驗,也沒見過一部大場面、高複雜度的電影竟需要用到那麼多人。她也提到格拉斯哥十分歡迎劇組過去拍片,態度也非常配合。她回想說:「格拉斯哥是一座很有效率的城市,雖然他們沒有很多大製作電影拍攝的經驗,但卻非常積極主動,不只提供拍片場景,還盡量多方配合,對我們非常周到,讓人受寵若驚。為了協助我們拍攝一開始活屍入侵的浩大場面,他們把城市裡的主要廣場封鎖了兩週,而且民眾也欣然接受,還在窗戶貼字條歡迎我們,大家都印象深刻。」

有這麼大量的臨時演員以及將他們裝扮成感染者的相關工作人員,光是調度就常常讓場面一團亂。製片伊恩布萊斯說:「這部片投資了很多額外人力。我們在馬爾他拍攝廣大人群在耶路撒冷的場景,也在格拉斯哥拍攝大量群眾在費城的場景,至於飛機裡的那一幕,我們在機上動用了大約150名臨時演員來進行5天的拍攝。感染者在這幾幕中有很重的戲份,讓場面變得更加複雜。

我們需要大量工作人員來打點髮型、化妝和戲服,才能創造出我們想呈現的視覺效果。如果你要讓五百名臨時演員變身成某個樣子,那實在需要多到不行的人員才有辦法達成。我們人數最多的那一天,我一進片場就動彈不得,因為到處都擠滿正在做各項準備的工作人員。過了一兩個小時後,我們讓扮演感染者的演員到別的地方休息一下,因為製作團隊需要跟布萊德彼特以及其他幾個演員另外商量一些事情,結果片場突然變就得空蕩蕩的,真的很好笑。」

為了讓整部電影更有真實感,製作團隊不斷試圖將狂暴的感染者所帶來的混亂狀態融入現實世界的架構中。傑瑞藍恩並不是超級英雄,只是個心思敏捷、反應靈敏的人類。賽門克蘭和布萊德彼特之前合作過好幾次,他們在拍攝複雜的動作戲 。克蘭說:「布萊德在動作場面的設計上給了我們很多有用建議,而我們總是希望效果能做到越逼真越好。傑瑞是前聯合國職員,不是戰士;他是個在真實社會中隨處可見的平凡人,所以我們盡量讓一切看起來都像真的一樣。布萊德很擅長拍動作戲,也希望能盡量參與每個過程,這當然對我們很有幫助。」

蘭恩一家人暫時的避難所是一艘巨大的航空母艦,而片中這艘美國船其實是英國的海軍軍艦亞格斯號。這家人抵達艦上的場面很壯觀,有實際的直升機、五百名臨時演員、一輛輛的戰車,當然還有巨大堅固又優雅的航空母艦本身。福斯特說:「能在真的航空母艦而非布景上拍攝真的很棒,它引發的情緒強度高很多。航空母艦展現出巨大的規模和真實感,這就是我們想追求的效果,因為這部電影在很多層面上就是部戰爭片,一場全世界共同對抗活屍的戰爭。」

病入膏肓的卡司:
【末日之戰】最重要的角色當然就是活屍本身。馬克福斯特和製片公司希望向這類型的電影致敬但不受其限制,而是把原創性和發展性帶入這獨特的故事裡。福斯特說:「說起活屍片,大家一定都會追本溯源到喬治羅密歐的電影,因為它們太經典了,他較新的作品則有【28天毀滅倒數】等片。做為導演,你一定會想賦予作品新意和有別於他人的特點,即使在電影架構中還是看得到過去作品的影子,這就是我們想達成的目標。我們運用了一些經典的活屍元素,但他們的移動方式和動機會有所不同。」

明確來說,製作團隊是根據「群體效應理論」(swarm theory)來設計活屍的行為,這是一種在大自然中觀察得到的行動模式,導演在把這些很不自然的生物搬上大銀幕之前就很強調這個理論。「鳥群、魚群和螞蟻群就是以這種方式一起移動,幾乎可以說是『群體智慧』。如果能讓這些沒有思考能力而行屍走肉的染病者用這種群體方式行動,我覺得會很有意思。他們不是真的往一個方向在移動,因為這些染病者跟屍體沒兩樣,不過整體來說,卻有一種無意識的群體意識。」

感染者行動力劇增而集體狂奔時是最具危險性的,但他們不是總是這麼有侵略性。【末日之戰】相當有可看性但也讓人毛骨悚然的是感染者安靜下來的狀態。福斯特說:「感染者沒有受到刺激時會遲緩地四處漫步,但是當他們開始瘋狂吃人時,幾乎就像聞到血的鯊魚。一旦他們發覺有東西可以攻擊,就會馬上撲上去,而我們很早就設定他們會根據聽到的聲音來移動。」製作團隊很有心地為感染者的行為編造了很有可信度的「背景故事」,所以就和傑瑞一樣,他們也和傑瑞一樣,從根源開始著手。嘉納說:「我們下了很多工夫在用科學的方式解釋感染者的狀態。

我們請了幾位不同領域的顧問來幫我們解釋各種學問,像是傳染病、蜂群行為和生理防衛機制。我們想知道人類或動物如何保護自己,例如感染寄生蟲的時候,以及要怎麼存活下去。我們覺得把感染者的情況描述得跟事實越符合,就會越有趣,即使我們很清楚這些染病情況都不是真的;而下一個階段就是想辦法把它呈現出來。你思考得越深入,就會想到越多問題。那個活屍剛才轉身了,他轉身的時候會是什麼樣子?需要花多久時間?接下來撲上去攻擊的速度有多快?需要被刺激嗎?

什麼樣的狀況會讓他受到刺激?變成活屍一個小時和變成活屍已經一個月的人,他們之間會有什麼不同嗎?而速度當然是一個很明顯的問題,活屍在以往的作品中一直行動很緩慢,但我們希望他們的速度可快可慢,因為這部片中不同的環境條件能讓他們產生變化。」為了打造出活屍軍團,製作團隊運用了多種特效並找來了不同的專業人員,像是舞者、特技演員、假的人體部位、特殊化妝、電腦特效,以及經過仔細編排的運鏡。

而不是每個感染者在每一幕都長得一樣,他們每一個都有自己特別的動作,這些都由排舞師亞歷珊卓雷諾斯來設計,而觀眾看到的第一個受感染人類則由動作專家萊恩柏金斯堪尼斯扮演。福斯特說:「我研究了癲癇症發作患者的動作,片中人類轉為活屍的過程就以這個為範本。萊恩是名出色的動作專家,他很擅長用軟骨功做肢體表達。我們用電腦特效為他加上了跳動的血管和眼球的變化。眼球的變化對我來說很重要,我認為一旦眼睛變了,這個人就完全變成活屍了。」

即將扮演感染者的演員在開拍前去了舞蹈教室練習他們的動作,而這些動作的靈感來源有很多,像是昆蟲、警犬和哈維爾巴登在【險路勿近】裡的表現。萊恩柏金斯堪尼斯說:「我們首先想搞清楚感染者的心理狀態,因此想到了某些電影當中可能有一些毫無人性的角色可以參考。我們覺得哈維爾巴登在【險路勿近】裡,為他的角色營造出一種很意思的氛圍,所以花了很多時間去重新打造出那種感覺,而動作也隨之產生。

亞歷珊卓讓我們參考了很多不同種昆蟲進食的模樣,非常殘暴貪婪,而且速度可以從很快到很慢,然後再循環回到快動作。她也帶我們看了以色列警犬的影片 ,牠們會以有力下顎緊咬獵物不放,身體會甩來甩去,脊椎也會嚴重扭曲。所以最後我們打造出一種又像昆蟲、又靠有力的下顎進行攻擊的生物,他們身上沒有半點人性,也感受不到過去和未來,只會對當下發生的事有反應。」亞歷珊卓雷諾斯同時也和動畫總監安迪瓊斯以及她訓練的「活屍舞團」一起探討和修改他們的動作,她針對這些可怕動作的編排做了很多相關研究。

她解釋說:「劇本提供了很鮮明的意象,讓我產生很多靈感。我想創造出一種令人反胃但又真實的效果,讓主角和觀眾都留下深刻印象。我參考了一些維多利亞時期的醫學期刊,也調查了人體麻痺癱瘓時會呈現什麼狀態。我們一直希望找到一種可怕到認不出來是人,但又不完全脫離現實的樣貌;我們不是在一個奇幻世界,我想創造更黑暗深沉的效果。導演希望感染病者可以有不同的獨特樣貌,他要我盡量實驗和發揮創意,找到新的呈現方式。」

戲服設計師瑪雅盧貝歐也對「新的呈現方式」貢獻良多,她用特殊化妝塑造了感染者的模樣。她說:「我們想藉由特殊裝扮來呈現人類從正常變為活屍狀態的過程。每個人身上的咬傷不會都長得一樣,每個人被傷害或受到創傷的情況也不太一樣。片中每個感染者的模樣都經過不同的設計,包括衣服的破爛和骯髒程度,以及沾上去的血量,我們想描繪出每一個感染者不同程度的染病狀況。

這些想法都來自於主導這場活屍行動的導演。」製作團隊對於細節的講究,讓大場面的鏡頭看起來更加震懾人心,包括大批活屍踏著彼此死命爬上「攻不下的城牆」的驚悚畫面。馬克福斯特常運用拉遠的全景拍攝手法,避免快速切換和晃動的鏡頭。製片伊恩布萊斯說:「有些電影適合快速晃動的運鏡和剪接風格,但在這部片我們選擇使用比較穩定的拍攝方式。有一幕我們用直升機在高空拍攝數千個活屍試圖攀上牆的畫面,我覺得拍得非常好。」事實上,除了傳統攝影機升降的拍攝方式,直升機真的也派上了用場。布萊斯說:「我們在馬爾他進行了很多直升機拍攝,有些畫面的規模之大,只有坐上直升機才捕捉得到。」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本篇發表於 電影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