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熊影評 : 輪迴──觀後感2006.03.14


一棟老房子、一個小女(男)孩、一尊娃娃,是恐怖片的常見符號。一段不堪回首的過去、不斷重覆的復仇與殺戮也是其必要之動機,上述之要件幾乎放之東西方皆準。

因此,恐怖片之所以吸引觀眾觀賞,就在於手法運用巧妙差別之不同而已。<輪迴>是日本恐怖大導演清水崇的新作。不過,經過86分鐘的等待,最後導演給了我們一個詭異微笑的特寫。

我很懷疑他嚇到了誰。

現在觀眾的胃口早已被養大,我已經許久不曾在戲院裡聽到任何人的尖叫聲了,只有常在出場時聽到有人抱怨電影浪費了他的時間。(笑)

持平而言,這部電影還是帶有東方恐怖片不同於西方之細膩手法與氣氛之凝聚掌握。個人覺得是優於之前的-(陰靈),陰靈使用了過度重覆的場景切換、過於簡單的劇情,再加上企圖以過大的音響來震攝嚇唬觀眾,在在令人生厭。

而輪迴的致命傷則是片中大費周章的讓劇中已轉世的飯店前亡者,經過莫名鬼魂的殺害,再與過去世荒謬的合體,後又一起回到事發地點,踩著如麥可傑克森MV中僵屍的可笑動作,只為了將兇手逼瘋或殺死,這真是另人不解的浩大工程。

也許,也如電影最後揭示,一切皆只在兇手的幻想中完成而已。

不過,如果導演的終極目的,是想要告訴觀眾天理昭昭,殺人必報的觀念,倒也罷了。但其將佛教教理中輪迴概念的簡化扭曲成冤冤相報或報復有理,這才是真正讓人擔心的地方。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