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祖蔚影評:【震撼效應】碎裂的國旗

原文出處:藍色電影夢

作家出身的中生代導演保羅.哈吉斯(Paul Haggis)繼2005年的《衝擊效應(Crash)》之後,2007年又交出了一張漂亮的成績單,新片《震撼效應 (In the Valley of Elah)》從創意到執行,都屬上乘,對於戰爭泯滅人性的指控,更超越了傳統越戰電影的格局。

震撼來自三個層次:首先是男主角湯米.李.瓊斯(Tommy Lee Jones)為首的好萊塢巨星群展現了驚人的生活演技表演,從柔中帶硬的蘇珊.莎蘭登(Susan Sarandon)到莎莉.賽隆(Charlize Theron),以迄由Jason Patric和James Franco為首的赴伊拉克作戰美軍,以及以Josh Brolin為代表的男性沙文主義風格的警方首長,都為電影建構了極具說服力的環境氣氛,這種集體表演的佳績,顯示了保羅.哈吉斯已經具備大導演的架勢,因為他從劇本創作開始就給予各個角色應有的生命能量,臨場調度時又能導引演員釋放個人潛能,而且完全不走火躁進,相當難得。

第二個層次則是「老鳥帶菜鳥」的辦案模式有了不能主導,只能引導的格局,內心的憤怒與現實的制約,拉鋸出扣人心弦的劇情火花。

第三個層次則是戰爭的瘋狂怒火,讓所向無敵的葛利亞巨人也為之驚狂喪心,而且失控的場景不再只在有如人間煉獄的伊拉克,而是回到了美國本土繼續發酵,只帶著五粒石頭就打敗巨人的大衛傳奇,不再是宗教歷史上的勵志寓言,更成為戰爭現實的現代啟示錄了。

《震撼效應》的劇情描寫退休的老士官漢克接獲兒子軍中長官電話,告知兒子逾假不歸,於是他趕往軍營查看,在警方愛理不理,軍方又刻意隱瞞真相的情勢下,他只能憑著過往的軍中歷練,以及父子情深的真愛勇氣,逐步完成了真相拼圖,發覺戰爭讓士兵喪心病狂的無奈人生。

全身上下充滿陽剛氣息的湯米.李.瓊斯在片中就飾演這位出身行伍的漢克士官長,他以從軍為榮,兩個孩子在耳濡目染下亦相繼從軍,卻也不幸相繼殞命。為國盡忠,軍人天職,一旦死得不明不白,軍人父親為了親情和榮譽,理所當然都要查明真相,電影的動力因而就緊繫在湯米身上,於是導演先讓他發現中美洲移民看不懂美國國旗的懸掛方式,暗諷了美國精神的衰頹;繼而又讓漢克可以隨手取走兒子手機,暗示了司法不彰,只能自力救濟的老練;至於軍方和警方的推諉?責,夾帶了涉世未深的莎莉.賽隆女警官,漢克老芋仔的錙銖必較以及洞見幽微,不但突出了「一代不如一代」的生命嘲諷,也儲積了劇情得能逆轉的能量。

老芋仔不是英雄,只是一位心有未甘的老爸,以及看不慣世道沈淪的老士官,湯米.李.瓊斯的表演是低調不誇張的,就算牢騷滿腹,他也不會碎碎繁唸,壓抑既符合了他的年紀與歷練,也讓人看到他更多悶在胸口燃燒的怒火,「喪子之痛」的椎心泣首在「男兒有淚不輕彈」的古訓對照下,被他強力壓制掉了,但在他眉頭緊縐下發掘出來的真相,卻是「警不成警、兵不成兵」的價值崩毀與世道淪喪,因此最後他只能倒掛美國國旗,向尚有良知的美國人發出「國危家亡」警訊。

有了湯米.李.瓊斯做靈魂主軸,保羅.哈吉斯接下來則在漢克查明真相的過程中採用了好萊塢慣用的戲劇模式,突出了莎莉.賽隆的女警官角色,美麗的她被其他警官誤認與長官有染才能任職,而她在臨場上也確實還很生疏,一方面她必需克服性別岐視的偏見,一方面則要在專業辦案的能耐上証明自己真的有兩三把刷子,於是經驗豐富的湯米.李.瓊斯理所當然成為她的導師,所有的提點與暗示都有了緊扣關鍵的戲劇功能,她也必需在高手指點下突破傀儡障礙,在汗水血泊中証明自己,她的成長與突破符合了觀眾的期待,也實踐了湯米.李.瓊斯追求真相的心願,這樣的編劇手法堪稱是既經濟又實惠的面面俱到。

不過,《震撼效應》最驚心動魄的場景還是要回歸伊拉克戰場的煉獄人生,手機影像的新科技提供了本片最有力的影像証據,即使是斷簡殘篇,影像殘破,卻也足夠讓人見証因為恐懼死亡而帶來的人性扭曲,《現代啟示錄》中的高潮是馬龍白蘭度飾演的上校喃喃唸著:「恐懼、恐懼!」那樣詩情的張力,在《震撼效應》中轉化成為武力強力的美軍一旦遇上了視死如歸的伊拉克人,頓時就成為了被大衛打敗的巨人哥利亞。電影中這段從聖經撒母耳記第17章衍生來的床邊故事,不但呼應了《震撼效應》的英文片名「In the Valley of Elah(在以拉山谷)」,那是三千年前,少年大衛打敗巨人葛利亞的地方,更是美軍戰士身心受創的前線,《震撼效應》就在這樣織法綿密的編劇手法下,完成了一則發人深省的戰爭啟示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本篇發表於 新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