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國城老師2012大選過後全文



深音紀錄了許多精彩深入的對話,但是由於線上收聽廣播需要較長時間的專注力與較快的網路頻寬,擴散力與普及性還是比不上文字,所以一直以來,TWFuture團隊就想把深音網路廣播的內容文字化。然而文字化需要耗費驚人的時間與精力,談何容易。令人感動的是,我們的身邊總有許多有熱誠、有執行力、又願意默默付出的人。在不願具名的志工的協助下,我們將2012大選過後這集深音中,張國城老師震撼人心的對談內容文字化了,以下就是對談內容的全文。

深音網路廣播:http://deepsound.twfuture.org

【與談】張國城│台灣智庫諮詢委員、台北醫學大學助理教授
【時間】01 月 20 日 ‧ 19:30 – 21:30
【地點】北市敦化南路一段3號B1
【主持】酥餅│知名網路部落客 (http://blog.roodo.com/subing)
【整理】TWFuture 團隊 (http://twfuture.org)

2012選舉過後

台灣人受到漢文化或是中華文化一個非常大的影響,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很多事情沒有發生過,或是不知道它正在發生,你就認為它不會發生。這是一個非常大的問題。陳水扁在2005年成立反恐怖行動辦公室,我在反恐辦公室時,我們就是經常設定一個最壞的狀況,去問各部會如何面對和因應,但經常被所有單位嗤之以鼻,說不可能、不會發生、你們想太多、你們杞人憂天。

有關於這次的選舉,我在2011年1月接受一個媒體的訪問,我那時判斷,民進黨已經不可能執政。今年選前3天,我在我的FB上說民進黨大概會輸50到100萬票。雖然大家知道我以前的工作,並沒有特別罵我,但是還是不相信,認為不可能。我在1月3日的FB上發表,我認為小英的氣勢開始下降,選前10天,我那時想了兩個奧步的狀況,馬英九可能會贏5個百分點,會過半。雖然後來那兩個奧步沒有發生,但是基本上有三件事情,決定了綠營一定失敗。

三件事決定綠營必敗

第一件事情是小英陣營沒有梗,但是馬陣營每天都有梗,今天一個企業家出來,明天一個利多…,第二是宋楚瑜陣營開始崩解,我判斷他不會得3%,第三個是「小朋友」出來助戰。今年的選舉,是台灣人最後一次跟中國say no的機會。2016可以判斷對台灣的政治框架的限制,台灣對中國的持續依賴,中國對台灣政經勢力的滲透,會比現在更多。所以除非中國或是國民黨本身發生巨大的變化,不然的話,這已經是最後的機會。

這次選戰民進黨的三大主軸,第一認為兩岸不是主戰場,所以不要多談;第二認為台北新北是藍營的主要票倉,所以選情愈冷愈好,連總統選舉競選總部都不設在台北市;第三是強打左派的社會福利路線。所以從小英選新北市長就開始強調社會住宅、社會津貼等等比較左派的政策。那麼,國民黨金溥聰的路線剛好都是反過來的,第一,他強打兩岸,從上到下眾口一詞九二共識,包醫百病;第二,他認為台北新北選情愈熱愈好;第三,民進黨搞左派,國民黨就搞右派,把財團、企業家緊緊地拉在身邊。在連戰選舉的時候,和馬上一屆選舉的時候,他並沒有用這一招。結果證明金棋高一著。

民進黨的問題

民進黨本身存在著幾個問題,第一個,他們對基本戰略的判斷出了問題,對國民黨強打的兩岸,他們認為兩岸不是重點。這牽涉到台灣人基本上的弱點,譬如說台灣人特別膽小,會對一些還沒有發生的威脅、虛無縹緲的威脅感到害怕,尤其這幾年經濟的下降,造成選民的畏懼改變,除了文化的改變之外,另一個原因是「人窮志短」,所以看到企業家出來了,怕丟飯碗;看到中國觀光客可能不來了,雖然絕大多數人根本沒有享受到中國觀光客帶來的任何利益,也怕觀光客不來。所以說,國民黨發現了台灣人「畏懼還沒有發生的威脅」的這個非常糟糕的現象,於是強打九二共識加以利用。

第二是左派的政策的問題,就算民進黨真的當選,強打左派福利政策也有相當的風險,第一,台灣的財政有問題,第二,政府的執行能力有問題,這麼多的福利政策強調的是一個大政府的觀念,但台灣的政府和公務員有這樣的能力嗎?譬如國宅的公辦都更、健保的浪費等等,很恐怖的!所以這些政策會引起選民的疑慮。另一個問題,如果台灣人民是在西方啟蒙文明孕育出來的話,基本上是會強調公平的,所以西方的革命是打破巴士底監獄,把國王的財產分了,因為太不公平。

中華文化,利出一孔

可是在台灣,是中華文化的影響,從管仲開始,強調「利出一孔」,簡單地說,就是統治者是把80%的資源,分給20%的人,而剩下的80%的人會不會起來反對統治者呢,不會!他們會想盡辦法爭著成為那20%的人,他們會靠近、討好統治者,以求統治者開那個們,讓你變成那20%。如果在澳洲,18%絕無可能發生,但是台灣人對18%沒有感覺,還會努力透過考公務員、嫁娶公務員躋身18%行列,這就是利出一孔。國民黨長期以來就掌握這一點。像賄選這種台灣長久以來的問題,如果在美國和澳洲,這種有龐大黨產的黨,絕不可能被接受,但是在台灣,大家不是想到要叫他把黨產吐出來,而是想著怎麼樣能沾一點那個黨產的光,所以夢想家愈打,實際上是在幫國民黨宣傳:我有兩億可以給對我好的人,是這樣的作用。所以花博打空心菜的結果,反而讓郝龍斌更高票當選。所以對賄選這種事,台灣人不是想到去舉發,而是認為有人買票就拿一點無妨,就算我不投他。這都是利出一孔心態的廣泛作用。這是國民黨為什麼能在台灣存在那麼久,力量卻不會因敗選而削弱的原因。

民進黨本身有體質脆弱和紊亂的問題,經常犯錯,國民黨卻不大犯錯,它犯的錯是政策的錯,譬如說救災不力,或是經濟政策沒有搞好,但是在選戰,尤其是如何鬥爭民進黨方面,他很少犯錯,唯一能夠在國民黨鬥爭民進黨的亂軍當中,打破利出一孔的基本概念,殺出重圍,率領民進黨戰勝的人,就是陳水扁,所以他一定要被關起來。

為什麼民進黨看不透這三個主要的問題,而被國民黨趁虛而入,主要在於國民黨有些優勢,第一,國民黨充份掌握台灣的社會—什麼是「台灣魂」,其實就是國民黨,他已經滲透進台灣人的靈魂裡面了。

民進黨才是有黨產問題的政黨

民進黨失敗的原因,國民黨獲利得益於它的黨產,民進黨受困於它的黨產,民進黨才是真的有黨產問題的政黨。民進黨的黨產問題,第一,他每年有一兩億的政黨補助費,第二,他有十幾席不分區立法委員,這筆錢不足以大到讓他能夠衝破國民黨利出一孔的圍攻,但是又沒有辦法讓他窮到黨內那些追逐名利的城狐社鼠全部滾出去的地步,這就是最大的問題。現在不管任何人想要大破大立,另起爐灶,馬上面臨輸在起跑點上的問題,沒有固定收入,這就注定了任何人對民進黨不滿,想要斬斷它所有過去的問題,都沒有機會。所以國民黨的策略就是維持一個爛爛的民進黨,它的執政、它的當選就有正當性,而且,廢除台灣選舉的成本,要比維持他必勝選舉的成本要來得大;透過選舉讓它的統治具有正當性,而這個爛爛的民進黨又不可能執政,然後這個爛爛的黨產又綁住了所有想要衝出來的第三勢力,這就是國民黨最厲害的地方。酥餅:所以國民黨讓民進黨存在的理由,就是讓他的獨裁看起來像民主。

所以這個爛爛的民進黨的存亡完全掌握在國民黨的手裡,譬如假定今天民進黨壯大了,國民黨就利用國會多數,把政黨補助金降為每票5元,民進黨的財產立刻大縮水,雖然國民黨領的也同樣變少,但是對它來說不會有真實的影響,因為它有黨產。另外,如果第三勢力起來了,這時國民黨又通過讓補助費增加為每票100,拉大民進黨跟這個有朝氣的的三勢力的差距,這個遊戲規則完全掌握在國民黨的手上。事實上,這個政黨補助金是一個非常詭異的制度,國民黨的票最多,得的錢也最多,民進黨次多,但是綠黨沒有錢,台聯的錢也很少,那大家不會覺得很奇怪嗎,社會福利哪有有錢的人領得更多,退稅愈多,愈窮的人反而得到的社會福利愈少,退稅愈少,這是很荒謬的事,但是國民黨掌握這樣的制度,而且收放由心。在這樣的選制沒有破之前,國民黨是用這樣的制度在控制台灣的反對勢力,就只能看到爛爛的民進黨和很難壯大的第三勢力。另外是選區的劃分,這也是國民黨分的,民進黨在起跑點就輸了10席。所以這種選舉對台灣人不利的情況,恐怕比蔣經國時的獨裁對台灣人還要來得危險和麻煩,因為它有形式上的正當性。

國民黨的英明領導人:連戰

國民黨的成功,當然也並不完全是因為它對這個遊戲規則已經充份掌握,而在於國民黨內出現了一些英明的領導人,而民進黨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輕敵,從阿扁時代開始輕敵,忽略國民黨內出現了一個英明的領導人,這個人就是連戰,連戰在2000年敗選,在他得票落居第三的情況下,他做到了幾件偉大的事情:他成了泛藍的共主,同時團結了國民黨讓他不散,而且維持了黨產,讓他沒有被抄家,同時還基本上跟中國共產黨成功地建立了互信,聯合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四個目標全部達成。而且進一步把國會的選制在民進黨做為執政黨的情況下,居然完全朝著對國民黨有利的方向進行了修改,而民進黨號稱為執政黨,對那四個目標完全束手無策,任人宰割,能說連戰不厲害嗎?!所以國民黨出現這種英明領導人,他的成功是值得學習的。

為甚麼民進黨出不了英明的領導人

而民進黨為什麼出不了英明的領導人,又有幾個原因,第一個,每一次的遊戲規則都非常混亂。在國民黨,誰當了副總統,誰就準備成為接班人,接下來只要從中央委員、中常委、縣市長,它的升官圖是非常確定的,所以黨內不需要內鬥,只要依照機制,跟準老闆走上那個機制就好。可是民進黨不是,每次立委選舉遊戲規則都不一樣,每一次縣市長選舉甚至總統選舉的遊戲規則也都不太一樣,所以黨根本無從團結。民進黨的中常委很奇怪,有市議員,也有天王,那這樣的中常會既不能作為黨內中常會勢力的充分代表,也不能做為黨內接班梯隊的訓練中心,也不能作為一個政治經驗的訓練場所,這樣跟財大勢大的國民黨相比,體質實在太弱了。民進黨還有個最大的問題是,所有的人都討厭派系,非常討厭派系,但是民進黨相對來講最有發展力的時候,就是派系橫行的時候,這種時候同時有四個字會在民進黨裡頭浮現,叫做黨內民主,有派系做靠山的人能夠大聲跟黨主席嗆聲,就算位置被黨主席撤換沒關係,派系會養他,而每個派系也不敢獨大。蔡英文主席是自有民進黨以來最有power的主席,陳水扁當年即使當總統,也只能指定5席不分區,但是蔡主席是所有不分區全部由她指定,而且幕僚不敢囉嗦,因為太囉唆恐怕就要回家吃自己,或者地位就不重要了,所以這也是四個字:人窮志短。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路線有問題,策略有問題,大家都不敢講。

派系跟人頭黨員真的不好嗎?

以前各派系會買人頭黨員,很讓人詬病和討厭,可是這是統媒灌輸的結果。如果比較民進黨公職人員透過把錢拿去買人頭黨員,幫黨員繳黨費,厚植基層實力,和把錢拿去給藍媒打廣告,哪一個對民進黨比較有利呢?以前阿扁時代是人頭黨員的時代,那時候民進黨的基層實力跟現在相比就不一樣了。後來聽信藍媒對人頭黨員的抹黑,法律也被修改,透過查賄,變成不需要去拉黨員,黨員對候選人沒有用,反而要去打空戰,要把錢砸去廣告,砸去T台,這就注定你錢又比較少,反而你還去養國民黨來打你。這就是列寧以前講的:資本主義終將用資本主義的繩子吊死它自己。

這種種情況,很多當然不是民進黨本身的問題,而是因勢利導等等的結果。而國民黨的成功,除了它有英明的領袖,黨內的架構組織相對於民進黨有一定的完整性,黨產就更不用講。另外一方面,民進黨的失敗除了先天不足,對利出一孔的問題也比較沒有能力去處理,遊戲規則又全部被綁死,所以這就是我一年前對它比較悲觀的理由。

中國的介入

造成民進黨失敗的最後一點,就是中國的介入,因為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對外戰略的核心,就是金馬獎—北邊一個北韓的金氏政權,這個基本上只要穩固,它在東北亞的勢力就定了;南邊台灣的馬英九,當然不可能鬧事。而且這個北邊的北韓和南邊的台灣,1、人口規模大致相同,2、在國際間相對都是比較孤立的,也沒有參加亞洲主要的組織,3、在經濟上這兩國是全世界最依賴中國的國家,4、這兩國都是領導者跳出來希望中國讓利的國家。所以台灣在東亞最需要看齊的國家,而且也最像的國家,絕對不是四小龍、南韓,那個差距已經拉開了,韓國絕對不會自認為它還是四小龍,韓國現在講的是G20。台灣的難兄難弟絕對是北韓。對中國來講,北邊一個金,南邊一個馬,整個東亞這樣一鞏固,它就無後顧之憂。畢竟中國從明代開始,歷代統治出問題都是從朝鮮開始。另外,對台灣的民主它可以影響、可以操縱的話,對香港則有嚇阻的作用,也對中國華南有嚇阻的作用。所以金馬獎是中國全心全意要鞏固的地方。基本上大家在台灣都是看美國,看日本,但是沒有想到我們在整個東亞戰略地位上,在布局上,實際上是被中國牽著走。所以美國在考慮它對北韓的政策的時候,它必須一部分要考慮中國的看法;同樣的,美國在考慮它的對台政策的時候,也要考慮中國的看法。

台灣人的脆弱

最後,因為台灣人的脆弱,所以國民黨會成功,民進黨難以成功,中國容易介入。台灣人的脆弱,除了利出一孔的原因之外,也在於傳統中國文化對台灣的巨大影響。殖民台灣最久的國家,無疑是中國,現在台灣所有人用中國字、用中國名、大致上講中國話、過中國的節日、讀中國的書,現在甚至不斷強調經典。這些東西就算了,中華文化基本上缺乏邏輯,強調的是經驗主義,經驗主義又特別容易被一些莫須有的東西影響,譬如說沒有九二共識,台灣就會不安定,這就是經驗主義。那沒有九二共識的時候發展台灣的方法,可不可以拿到現在來用呢?為什麼不去做這樣的思辨,這就是經驗主義的影響。第二個,就是徹頭徹尾的中華文化缺乏反思,中國歷史一定是強調光榮,好談當年勇,但是西方歷史經常強調的是失敗,如何失敗,為何失敗,失敗之後經歷了什麼事情等等。現在如果照馬英九說的要讀經典,我認為讀兩本經典是有意義的,一本是清朝趙翼的《廿二史劄記》,反省歷朝歷代,這是反思;第二本是黃宗羲的《明夷待訪錄》,但是在台灣,因為大家受中國文化影響太久,基本上滿口經典的那些人,就很容易唬人,像洪蘭、曾志朗之流,但是我們台派的人經常不屑談中華文化,不屑談經典,結果反而在很多情況下會被這些歪理先聲奪人。

民進黨勝選要過七關

所以這些選前的評估,基於剛才所說的那些種種的因素,判斷民進黨大概是很難獲勝。我判斷民進黨四年後要能夠勝選,要有一排人站出來,全部都具備能跟世界接軌的語言能力,跟在地同理心的理解能力,清楚瞭解台灣在世界上的定位,熟悉中國,瞭解語言跟文化的重要性,並且知道台灣在中美之間交鋒的時候,什麼時候知所爭取,知所進退,有這樣的智慧的這樣一排人站出來,球隊組成,然後接下來是過七關,重返執政。蔡英文主席在初選的時候也說過她要過七關。

第一關,黨內初選要贏,而且不是形式上贏而已,還要收壠人心;第二關,九二共識這一關一定要過,不是說要承認,是說面對這麼巨大的莫名其妙的東西,不能只說它不存在就不處理,能說服的人就儘量去說服,對於被洗腦太嚴重的,想辦法讓他們正常一點等等。第三關,對於合併舉行的立委選舉要有良好的提名,而且一定要有很好的輔選,因為立委選舉也會牽動總統選舉。第四關才是選票要贏。第五關是選舉已經衝到領先的態勢了,還要有足夠的危機處理的能力,防止出現奧步,不能被人逆轉勝。民進黨常講逆轉勝,事實上民進黨很少逆轉勝,都是被逆轉勝。第六關,到了選舉當天,中選會的票數確定勝選,從當選人到執政之前的時間,要怎麼如何好好組織內閣、怎麼應付可能出現的暴亂、怎麼樣好好交接、怎麼應付可能的斷交潮等等。第七關是前面這六關全過了,520那一天它心不甘情不願還是把那顆印章交出來了,這時候,中國跳出來了:密約要不要履行,以前各式各樣的支票、讓利…你要不要啊,等等…。就是說先要有一排站出來的夢幻隊伍…然後才能開始過七關,這絕對不是最後一哩路。現在很像是921之後,中橫封山,你走到一半,發現路已經斷了,要重新找路。未來有沒有可能在這四年內出現這一排人?甚至這一排人還不夠;再優秀的人才可能被它白布染到黑,要多到足夠替換陣亡的人。我們根本沒有樂觀的理由。這七關之中任何一關破功,就沒有機會了。

至於選後的結果,未來台灣的政局,至少在未來的四年,絕對不是在看藍綠,而是在譬如蔣經國晚年在猜閣揆、猜部長一樣,台灣的走向端視國民黨黨內流派的變化,跟可能人選不同的性格跟經歷所產生的變化,在中間擺盪。整體來說,是在PRC的大框架下,以及國民黨一黨執政的利益、台灣作為一個地方政府的小框架下運作。

民進黨僅成不滿的宣洩口

最後,民進黨短期之內會成為民眾不滿的宣洩出口,對國民黨來講,維持這個宣洩的出口也是必要的,而且可以讓它的統治更有正當性,但是在所有的中央政策和地方重要的政策上,是被邊緣化的。這也跟台灣人的投票行為有關,譬如高雄那瑪夏區,八八風災損耗那麼嚴重,它救災救成什麼樣子,結果馬英九得票79%;蘭嶼核廢料被放了那麼多年,馬英九得票也超過75%。在這種情況下,能怪馬英九嗎?這不是代表那裡的人喜歡國民黨和馬英九這樣做嗎?所以台灣人不要再怪馬英九了,不要再怪馬總統了,因為他是在順應多數的民意。因為人民一再用選票肯定他的做法。現在這689萬人,陸幫九,中國大陸幫馬英九,連數字都算好了這樣的情況;這些人充斥在我們周遭。

該如何檢討

我認為這次的檢討應該包括三個部分,一是檢討什麼事情應該做但是沒有做;二是檢討什麼事做了,但是應該做得更好;三是什麼事做了,但是是不該做的,或是錯的。這些都要拿出來檢討。就是直接、勇敢、徹底地面對錯誤,面對問題和各式各樣不足的地方,這個剛剛好就是中國文化最缺乏的地方。很多人會把樂觀跟自我感覺良好混在一起。事實上,不徹底檢討,如果本來方法就是錯的,再怎麼努力都不可能成功,結果甚至更慘。

台灣人觀念錯誤

台灣人還有一種觀念,認為誰當總統都一樣,小老百姓的生活還是要持續,其實,誰當總統差很多,尤其是愈弱勢、愈基層的人,影響愈大。民進黨選戰策略上一個錯誤的地方是以為提出救濟弱勢的政策就會得到票,實際上台灣人現在還沒有窮到過不下去,或者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很多人根本不會仇富,甚至是羨富、愛富、親富,金溥聰發現了這一點,而民進黨沒有發現這一點,大家看到大老闆出來了之後,就算絕大多數人收入愈來愈差,心裡還是覺得自己有發財的可能,這些大老闆的存在,並不是在剝削我們的財富,而是能提供我們就業的機會,甚至提供我們致富的機會,當然不會希望他走。所以民進黨在選戰中有很多誤判,譬如國民黨改選舉日期,民進黨說「那有差嗎」;王雪紅出來,民進黨說「那有差嗎」…。

民進黨迷信一陣神風

民進黨受2000年國政顧問團和興票案的影響,和2004年牽手護台灣的影響,一直迷信會有突如其來的一陣神風讓國民黨垮台。但是金溥聰的策略不是這樣,他是把民進黨有數萬塊磚塊的牆一塊一塊抽掉,他從來沒有想用宇昌案讓民進黨一著斃命,只要讓一個一個的事件一點一點地影響民進黨的票,最後80萬票就是這樣輸掉的。所以他天天都有梗,報報有廣告,里里有樁腳,台台有名嘴,就是這樣把民進黨的票弄掉的。神風為什麼沒出現?因為國民黨掌握媒體不讓神風出現。有個古老的笑話,拿破崙、亞歷山大和凱撒在天堂相遇,剛好碰到史達林,史達林帶他們去看蘇聯的閱兵,亞歷山大說當年我如果有這種戰車,整個非洲都是我的;凱撒說當年如果有這種飛彈,我可以打到亞洲;拿破崙不講話,他看了蘇聯的真理報說,如果當年法國有這種報紙,今天我還是法國的皇帝。

中國統一台灣僅剩最後一哩路

台灣的今天絕對不是說我們再努力、我們還有時間、還有下一次、甚至還有20年的時間,而是說中國只會繼續聯合他的次要敵人打擊主要敵人,甚至變本加厲收緊它對台灣的控制,統一台灣對中國的重要性包括。第一,證明它體制的成功,因為它內部遭受很大的挑戰,東亞甚至連緬甸都愈來愈開放,進行民主選舉了,台灣這個華人社會卻來愈向中國靠近,這樣中國內部的華人還有什麼好廢話的。第二,統一對中國為什麼愈來愈急,因為統一成功的可能性愈來愈大了。因為台灣這689萬的選民,跟上次七百多萬的選民,成功地用民主的方式向全世界宣告他們要的是傾中,要這樣的總統,他們不要對抗,這在美國的解讀就是這樣,美國怎麼可能做出反面的解讀呢。所以現在中國所要做的,就是說服美國,和平統一是台灣人民的選擇,中國統一台灣不會損害美國的地位,所以對中國來說,現在統一的最後一哩路絕對不是在台灣這邊,而是在中國。

台灣人常常為了跟自己毫無關係的利益而作出奇怪的選擇,譬如多數跟18%毫無瓜葛的人支持18%。而全世界所得在一萬美元以上的國家,觀光最不發達的國家就是台灣,台灣觀光收入排名全世界第161名,根本就是個工廠國,竟然選民會擔心沒有中國觀光客。這樣的民族就是會出馬英九這樣的總統。

在民進黨有能力組成夢幻隊伍,衝破七關之前,台灣現在能做的就是學習香港。如果台灣是正常國家,現在應該努力研究香港在回歸中國之後:1、經歷了什麼,2、發生了什麼,3、面對了什麼。實際上,現在台灣應該學習香港的泛民主派怎麼在這種威權或準威權的情況下還能夠生存,爭取支持,因為香港的泛民主派基本上是不可能執政的,國民黨現在在制度的設計上,也會讓台灣的反對力量只能夠參政、議政,但是不可能執政,更不可能超越剛才講的大框架跟小框架。

大家如果覺得很悲觀也沒有關係,我們共同想辦法怎麼讓情況脫離谷底,這需要大家共同的智慧。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本篇發表於 廣播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