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行錄】妻夫木聰 2017來台 QA 場逐字稿



第一場QA

妻夫木聰秀中文全場尖叫。

聰哥:非常喜歡台灣,很開心自己的作品可以在台灣跟大家見面,這麼沈重的片,大家怎麼笑得這麼開心呢?一進來想說自己是不是跑錯場了。

Q:最喜歡哪一場戲呢!

聰哥:自己最喜歡的是第一場公車的戲,對於騙到老人感到很自滿,當下是真的摔的唷!

Q:去年的怒和現在的愚行錄,片型都較沈重,是不是跟年紀增加也有關係呢?

聰哥:演出這些片的同時自己也可以成長,不過最近的確演了很多較沈重的戲,未來可能會演一些輕鬆點的。

主持人:帶雨來不意外啦,畢竟演了惡魔蛙男嗎?

聰哥:我以為自己是晴天男,沒想到每次都帶雨來台灣,不過拍戲時可是會放晴的,好險現在是在室內。角色不太會影響我,不過在拍戲中,我也比較不會跟朋友約,讓自己沈浸在角色中,但一殺青就會變回原來的自己,之前演出惡人有兩年的時間走不出角色,讓我開始注意盡量區分私生活與工作的自己。我有去健身房,但如果變得太壯就無法演一些角色,所以也不能太壯。

全體:穿衣有瘦脫下有肉!

聰哥:原著裡田中這個角色是旁觀者,是完全沒有對白的,關於如何把這個角色具體化,我們做了非常多的功夫去經營,很佩服編劇及導演的用心,將田中這個角色塑造出來,平常會唱卡拉ok,也有跟侯孝賢導演唱過卡拉ok喲!通常都是侯導在唱,侯導也自稱自己很會唱,因為他說他平常會聽日本歌,所以我也會點幾首唱給侯導聽,侯導說他喜歡演歌。

Q:為角色下的功夫

聰哥:我有拜託周刊社讓我進去參觀!也訪問了負責刑事案件的週刊的記者,他也說取材的對象性格都不一樣,所以要配合對方才能問出更細的問題,這次我也有將這個概念演進角色中,不知道大家有沒有注意到。

第二場QA

聰哥:每次來台灣心情都非常溫暖。

Q:這個角色有什麼困難的地方呢?(劇透雷)

聰哥:最有挑戰的就是一場殺人的戲碼,我想像得是要遠距離並且很平靜的
和導演討論後,沒想到導演也是這麼想的,非常開心。

Q:沒想到陽光男孩會演出殺人戲碼。有沒有秘密呢?

聰哥:一說謊就會顯示在臉上,是完全無法說謊的人。

Q:田中這個角色在追查案件時,是用什麼樣的心情?

聰哥:愚行錄是部大家有很多想像空間的戲,所以,我所說的也不一定是正確的。我自己沒有殺過人(笑),所以不知道殺人是怎樣的心情,但會殺死老闆娘,應該是田中的一時的衝動吧!殺人是如此誇張殘暴的行為,但我們把他刻意描寫得平靜。我覺得田中當下並沒有意識到他在殺人,只是把前面擋路的東西搬開而已。關於公車讓座時的心情,他其實並不知道會不會被制裁,或是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他一心只想著妹妹的事情,所以他並沒有認知到自己的行為多嚴重,只擔心著妹妹該怎麼辦?講個沒有說過的事,這部戲裡因為成本低,所以沒有錢借攝影棚拍,是在攝影棚旁的置物間拍攝的。

Q:有沒有理想的同志共演演員?

聰哥:同志的共演對象希望會是張震吧!因為很喜歡斷背山,想像演出這樣的戲會希望對方是外國人,語言不是那麼的相同,而是需要靠心靈互通,我比較熟的外國演員就是張震和一位韓國明星朋友,相較之下張震的鬍子比較少,比較不會受傷(笑)!我其實還蠻不擅長拍哭戲的,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大家都習慣在電影裡看到我掉眼淚,這部戲沒有哭戲,所以沒有這樣的壓力。哭戲容易讓感情變得表面化,但這部戲的喜怒哀樂是需要比較深層的,所以在片尾才會在公車上有一個難以言喻的動作。

Q:哭戲和脫戲哪個比較難?
聰哥:應該還是哭戲難,脫戲的話就趕緊練一下身體就好了。

Q:關於合作過的性感演員?

聰哥:大家應該都覺得綾野剛滿性感的,我想我們在合作怒時,所飾演的角色彼此其實並沒有太多的交談,但還是可以感覺出他的氣質是性感的!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本篇發表於 新聞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