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冤獄紀錄片《徐自強的練習題》 入圍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



發生在1995年的徐自強擄人勒贖撕票案,是台灣幾起知名的冤獄案之一。紀錄片導演紀岳君花了5年的時間記錄這位被判處過7次死刑、2個無期徒刑的案件主角徐自強,除了記錄徐自強16年的冤罪人生,也在尋求真相的過程中檢視台灣司法界的沉痾。因為題材的特殊人性與情感的動人,以及毫不留情的批判力道,讓這部影片短版獲得了2015年新北市紀錄片首獎,長版也在今年入圍了台北電影獎「最佳紀錄片」,更獲得發行商青睞將在8 月11日躍上大銀幕。

當年徐自強因為撕票案被捕嫌犯的供詞而被通緝,在嫌犯被宣判死刑、擔心死刑若執行後將無人能對質的情況下,選擇主動投案說明以示清白,沒想到這個舉動卻開啟了他後來16年的監獄生活。即便徐自強的家人在律師的協助之下提出了三項不在場證明,卻依然無法讓他無罪釋放。在這場漫長且反覆的審判與上訴過程中,徐自強曾說過其實自己已經放棄了,「那時候只有一個念頭趕快死、趕快走。」直到司改會的律師們提出申請大法官釋憲後,這個案子才終於露出一道曙光。而這個司法奇蹟也成為台灣新進司法人員的重要教材之一。

導演紀岳君表示剛開始接到這個案子時,也是對徐自強的清白抱持著懷疑態度。但在拍攝過程中越深入瞭解這個案件,就越不難發現台灣的司法程序中存在的問題。「要認定一個人有罪是如此地簡單,要證明自己無罪又是多麼的困難。」紀岳君在片尾提到的這句話,希望能讓觀眾藉由徐自強的故事體會到「無罪推定原則」這個法律名詞真的是和一般民眾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

昨晚(7/8)在台北電影節的世界首映場,導演和徐自強也親自到現場向觀眾致謝。映後座談時,導演說:「聽到現場擤鼻涕的聲音很多,很感動。」徐自強也提到,一開始被拍攝時其實非常抗拒,但是知道導演是在幫自己,才慢慢接受。提到拍攝這部片時間接影響自己的人生,紀岳君導演也一度在致詞時哽咽落淚。

《徐自強的練習題》將在8月11日正式上映電影系列座談活動也如火如荼地進行中歡迎關心法律及紀錄片的民眾們熱烈參與。相關訊息請上FB官方粉絲專頁查詢台北電影獎電影系列座談活動報名網址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本篇發表於 新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