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man Lu:【大佛普拉斯 The Great Buddha+】


這是一部絕對不適合闔家觀賞卻又值得大推,絕對不能錯過的台灣電影!《大佛普拉斯 The Great Buddha+》是由黃信堯導演2014年入圍金馬獎最佳短片的作品《大佛》發展而來,全片充滿超寫實主義的台灣本土語言、社會階級的無奈、人際關係的荒謬與全台灣人視而不見的虛偽與矛盾。


這些嚴肅又沉重的主題,卻在一個或許無心插柳的黑白片影像模式下將一連串的黑色幽默給串接起來,整個電影完全不刻意的弄些低級笑梗搞笑,相對的…觀影過程充滿令人無奈卻感同身受的笑料,喜趣中的悲劇與荒誕趣又熟悉的事件橋段更增添這部電影看過之後所帶來的心裡震撼與滿腦子揮之不去的真實陰影。

首先我必須說,導演黃信堯與監製兼攝影鍾孟宏導演,非常聰明的選擇將這部影片以黑白電影為主的方式來呈現,據他們的說法只是因為大佛像的色澤在彩色影片下效果不佳而決定以黑白電影來呈現…,這點如果是真的話,那這部電影可能因禍得福的因為捨棄了顏色,而讓整部影片的影像視覺的呈現變得非常的高明與充滿藝術性。我個人覺得應該不太可能整部影片是先以彩色方式拍攝,最後單純的把顏色抽掉就得到最終的成果。也許一開始可能因為那個佛像或是某些理由選擇了黑白色調,但是後來的拍攝也就因勢利導的往黑白電影拍攝的路上發展,不然不太可能有那麼多黑白攝影所會特別關注的構圖與光影處理手法,不管理由為何,這部電影選擇以黑白為主體的作法是非常成功的。

以黑白影像來呈現中下階層的販夫走卒觀點是很點題的,正如導演利用如同早期黑白無聲電影中的導讀說書人進行"影片解說"裡所說的,沒錢沒勢的人生是黑白的,有權有勢的大老闆的人生才是"卡勒佛"(Colorful)。片中勞工階層的部份全部都是黑白的,只有老闆的玩樂世界才有彩色的,這樣的影像對比雖然並稱不上獨特高明,但是簡單與直接這樣呈現再加上導演在忙直接導讀,也算是趁機”教育觀眾”怎麼看電影,原來我們都忘了(或許沒體驗過),原來在看電影過程中有人在一旁導讀電影是那麼的有趣。

這部電影或許會有不少觀眾很難忍受影片中不斷的”國罵”,但是說實在的,這部電影把這些國罵應用得真的符合這些文字本意外的台灣文化內涵。其實台語中很多時候”問候”好友母親的字句絕對不像是某綜藝主持大老純粹表現與發現自己的沒水準。相反的,台語中的”辱罵”其實帶有很多好友之間的關心與善意。這很類似黑人彼此之間稱呼對方黑鬼,但是黑人以外不能說的道理是相類似的。而整部電影很自然地在人際互動中以最直接的幹譙話語來對話與互動其實是非常非常真實與貼近台灣的生活的,雖然電影的設定是在台灣南部,但是這些粗俗又真實的對話絕對不是諷刺或是輕蔑南台灣的人們,相反的…,這樣直接又粗俗的語言所呈現出來的絕大部分台灣民中心裡最單純直接對朋友之間的親密與對所處台灣社會種種荒誕不公的直接反應。

本片很難得之處是在片中幾位主人翁的表現,除了主角菜埔(莊益增 飾演)、肚財(陳竹昇 飾演)兩人演出精采外,幾個配角像是…土豆(納豆 飾演)、釋迦 (張少懷 飾演)、黃啟文(戴立忍 飾演)、高委員(陳以文 飾演)、師姐(林美秀 飾演)、葉女士(丁國琳 飾演)、副議長(李永豐 飾演)、警分局長(梁赫群 飾演)、警員(游安順 飾演)、 肚財的屘叔(脫線 飾演)、黃啟文的車震女友Gucci(雷婕熙 飾演)都表現得非常獨特突出。菜埔、肚財、土豆甚至是幾乎沒對白的釋迦四人之間的朋友情誼與互動呈現了不少社會底層人士的抱怨與認命,這個部份我個人覺得要能夠真實含蓄、誇張卻又不能過火,實在不是很容易表現,但是他們四人的表現真的很精采。而代表上層社會的銅像工廠老闆黃啟文、濫用權勢的副議長、高委員與代表權貴的法師與師姐等人之間的互動與他們的行為更是令人噴飯的精彩至極。這部份充滿荒誕與諷刺的"上流人士"言談舉止正是是我們每天在電視新聞裡面看到的綜藝橋段,而片中飾演這些框金鍍銀的社經權貴的演員們也在幾場對手戲中給這部電影所要諷刺的階層與現象給好好的嘲諷了一番。

真實質樸的一般人只能委身於這個社會的底層,而滿嘴虛偽與行徑荒誕的"權貴"卻是這個社會的核心骨幹。《大佛普拉斯 The Great Buddha+》利用的黑白影像與新寫實主義的黑色幽默將我們這個社會給好好的斥訓與幹譙一頓。雖然這樣或許可以暫時紓解我們被這個社會充斥的不公與荒誕所壓抑的苦悶,但是最終或許我們也只能無奈的如同菜埔與肚財兩人,藉由偷窺的心理補償來嘲笑權貴階層的平庸與虛偽下流。大佛如同上流社會的尊貴外衣,人人都想追捧,但是那份尊貴法相的背後底層所包裝的究竟又是什麼呢?可能只是一樣的庸碌、浮華、醜陋與不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