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熊影評:【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的暮鼓晨鐘


二話不說直接開始,還沒看過電影的人千萬別看文章,本文完全破哏討論,謝謝!!


首先大家對於片中,社會最底層的人的描寫感到震撼不已,但其實這是一種偽善,真的張開你的眼睛,想想你生命中看過的悲微的小人物,可說俯拾皆是不是嗎?不過,當然導演是替他們說話是絕對毫無問題的,裡面當肚財(陳竹昇)騎著破三輪車載著唯一當他是朋友的張少懷,兩人碰到警察之後的拉扯以及被記者報導的實際狀況,可說將這一類人生活中碰到的狗屁倒灶的事做了一個總結,加上導演黃信堯精闢又好笑的旁白,極其荒謬到又血淋淋的事不是每天都在你我身邊上演,然後最好笑的是導演後設的給了完整的警車上監視器拍到的畫面做了真正正確的說明,但如果你記得這一段場景前,年輕貌美女記者嗲聲嗲氣的撒狗血報導的方式,以及那些一鏡到底搖晃聳動的鏡頭,這究竟那裡來的!?「這究竟那裡來的!?」(請自行放大一百倍看),你沒有發現問題嗎?「你沒有發現問題嗎?」(也請自行放大一百倍看),這個看似BUG設計(也太明顯了不是嗎?),我猜,就是直接為我們複製虛構了根本不在場的媒體,神通廣大死都有辦法變出腥羶色新聞的荒謬!

然後對於電影中真實生活是黑白,行車紀錄器拍到是彩色,直接解釋成有錢人生活才是多姿多彩,黑白代表這些底層人物很悲慘,這樣看待有點過於粗糙簡單,黑白畫面裡也常常是沒有幾位可憐主角出現的時候,如果將黑白視為單純,彩色視為複雜,尤其幾乎都是晚上的畫面,是否反而應該更加黑暗,卻用了刻意調成對比強烈到成了一種奇異詭譎風格,我想當成兩個世界(現實、超現實)這樣看應該會更有趣,這個有點像是人們在看A片時候的奇異感受非常類似,那些獵奇的窺探式的奇妙人物與景觀情節故事,你要幫他染上任何螢光的不合理的色彩都變的再貼切自然不過了,不是嘛?當然也可能我一廂情願的自我解釋,不過對比性絕對是正確的無誤!!

再來,大家對導演自我解嘲似的三不五時冒出來參一腳的聲音感到有趣,這樣大玩後設,時時讓你我抽離電影,其實反而更加深了劇中人物的更悲哀,苦還不夠,還要被嘲笑,而且是掰來掰去的亂講一通,導演很頑皮,但其實是打破第四面牆的抽離電影與觀眾的關係,同時也是最復古的看電影的方式,只是現代觀眾可能不熟罷了,以前電影早期播映時,其實都會有說書人以及現場音樂演奏,隨他們的自我喜好將同一部片做各種好玩的詮釋,這一點導演有點致敬的意味,但我要講的是,更厲害是電影裡面還有電影(監視器影像),說書人(導演)在說電影的時候,兩位主角肚財(陳竹昇)、菜埔(莊益增)不也在裡面做了同樣的事情,隨著老闆黃啟文(戴立忍),不管是跟葉女士,還是年輕的妹妹在車裡大做特做,也都逃不了,兩位為觀眾的評頭論足,這兩重的後設,也太好玩了,當然還有第三重的說書人後設,也就是你我在觀看的同時也可能做了同樣的自我詮釋,這樣大玩形式的趣味也是導演一向很擅長的,不過這次玩的更過癮!!當然,電影也大大的示範了,就算讓你完全看到男女作愛場景,或看不到人物,而怎麼樣的利用聲音表情,去表現男女性愛的激烈,本片做了很澈底的範例(電影本來就應該這樣做到底啊!)。

然後我任性的認為其實片中真正的主角是佛像工廠老闆黃啟文,尤其他那一頂假髮,印象中當然戴立忍不是禿頭,而電影中他戴了十幾年的假髮,是在毆打葉女士的時候用力過猛才掉落,這個掉落非常自然偶發,讓你我也措手不及,也讓老闆措手不及,我覺得這個設計太厲害了,直逼日本片「慾虫」當中那個強姦中國婦女受傷,到全身只剩軀體與生殖器的假英雄,那樣的犀利。今天佛工廠老闆如果一開始就頂著禿頭跟裡面男女作愛,應該不少人會覺得少了刺激與感官上的強度,而一個需要一頂假髮偽裝的人心態是什麼,就像他自己是做佛像的,在眾人面前頂載的宗教以及才華的光環,但私底下過什麼樣的生活,上勾結議員以及上床(也很好奇他當一號還零號,哈哈!!),對下則是厲聲指揮眾人工作,可見他的嘴臉,然後他密集的以及跟那麼多女子發生關係,一旦被戳破秘密就動手滅口,這是第一次嗎?還是為了隱藏自己是同志的事實,然後以他的年紀卻一而在再而三應用性去證明自己與發洩,他究竟過著怎樣的真實生活壓力又有多大,其實他也是一個大的謎團,就跟菜埔在肚財死後進入他那個滿滿是娃娃的房間裡的震撼與錯愕,其實沒有人真的了解誰,也沒有人真的願意被了解,這個真實其實也非常可怕。然後我必須稱讚戴立忍這次他演的剛剛好,不會有太過度ㄍ一ㄥ的問題,然後他在動手之後,跪拜在佛前的動作,恰恰反應了壞人更需要信仰的好笑,那些賣假油的假貨的老闆有錢人,很多都是台灣各大山頭宗教界的大護法,這些宗教師也很愛讓他們站在第一排跟著師父後面拜佛供養,這不也很荒謬嘛!!呵呵!!

大家一定難忘佛像大致完成之後,師父領著眾人一起來欣賞完成的佛像,師姐林美秀,陳以文的高委員,在真正出家的天因法師前,為了佛像莊嚴與否有一番的唇槍舌戰,我忍不住笑的超大聲,如果你有在跑道場,這樣的場景,其實一點都不少見,這些大護法的有錢居士,大部份時間都花在造口業,忙著在管寺廟的大小事務,然後對著出家眾頤指氣使,美其名是幫忙三寶做事,事實上是將自己的習氣帶入佛門,所以常常為了修行解脫,反倒把自己的問題毛病曝露而不自知,然後大家有發現師父一句話都沒說(或是根本沒機會說 / 教訓他們),一男一女高來高去,眾人都傻眼了,到最後是意氣之爭比較多些吧!但這非常寫實啊!當然放在這段還有一個讓大家跟著提心吊膽的作用,因為你我都知道裡面可能有一具屍體。說到屍體,看過電影的佛教徒朋友,覺得這樣的設計非常不莊重的毀謗玷污了佛門清靜,其實剛好相反,這樣反而更讓佛門顯得偉大,為什麼呢?因為最後讓法會停止的敲打聲如果是從佛像裡傳出來的,那麼最有可能的是,因為佛像太大了,暈過去的葉女士,因為空氣空間夠,反而悠悠的甦醒了過來,要不是佛像也不可能有這奇蹟出現,當然導演只是再次巧妙利用了聲音去傳達這個也許是也許不是的概念,究竟如何是開放式的?然後我必須要大大稱讚導演黃信堯,的確中空的東西敲起來是非常像那個聲音,尤其佛門裡配合早晚的暮鼓晨鐘其實有類似的效果,你以為沒人知道,因果會知道,你以為遮掩的住,也許人沒死就要東窗事發事跡敗露也不一定,所以我標題寫暮鼓晨鐘正是這意思,不只劇中看到殺人過程,以及忍受那麼多生活中不可思議的不平等的小人物知道事實,其實你我也知道,回想你在台灣這社會裡,明明看到那麼多的欺侮、不平等、不公、不義,你我真有勇氣對抗舉發嗎?還是根本漠視隱忍有沒有看過這部電影都不影響,然後麻木不仁,導演真正要說的是活在現實的你我看完了電影100分鐘的震撼,你有醒過來嗎?這才是導演真正的訴求,誰死誰活不是重點,電影是假的是演的,但你我生活中有比電影更離譜的事在上演,敲的是你我的腦袋你我的身心,這個暮鼓晨鐘絕對是對你我而敲的。

還有很多符碼可以被討論,但就此打住!!謝謝觀看!!謝謝!!

演職員名單:
導演:黃信堯。
監製:鍾孟宏、葉如芬。
編劇:黃信堯。
配樂:林生祥。
攝影:中島長雄(鍾孟宏)。
主演與角色:
戴立忍:黃啟文。「葛洛伯「文創藝術」(佛像工廠)老闆」。
莊益增:菜埔。「葛洛伯「文創藝術」夜間警衛」。
陳竹昇:肚財。做資源回收為生。
林美秀:師姐。
張少懷:釋迦。「只有一句台詞的男人」。
陳以文:高委員。「地方選出的代表」。
鄭宇彤:高委員秘書。
梁赫群:警分局長。
游安順:警員。
納豆:土豆。「『洗門』超商店員」。
丁國琳:葉女士。「鍾情於黃啟文的女子」。
李永豐:副議長。
豬頭皮:歌手。
小亮哥:土豆的阿伯。「中正廟廟祝」。
脫線:菜埔的小叔叔。「眼鏡攤販」。
雷婕熙:Gucci。「黃啟文的車震對象」。

謝謝團隊給了台灣這樣一部棒的電影,謝謝你們!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