彌勒熊影評:【大佛普拉斯The Great Buddha+】PART2—誰最壞


【大佛普拉斯】影評我準備寫三篇,PART2是討論誰最壞,承上一篇本文仍然完全破哏討論,還沒看過電影的人千萬別看文章,謝謝!!


大部份看過的人,第一個一定會覺得後勁很強,當然那個吊人胃口的大結局,還是產生了非常大的作用,既然這樣那就先直接來討論結局:究竟護國法會的敲打聲從何而來?

首先這個開放式結局,有兩個方式來看第一:葉女士沒死,第二:葉女士死了,那陣吹滅法會會場燭火的怪風,跟佛身後放光以及莫名的聲響,都是奇蹟顯靈。

先討論沒死:
所以她在佛像裡面只是暈過去了,因為我們看到行車紀錄裡面其實黃啟文(戴立忍)他在傷害了葉女士之後,一開始就可能不是真的要完全自己動手殺死她(所以到工廠後她才會幽幽醒來),所以最後她應該是被弄到佛像身體裡,但其實這邊一樣有個問題,要把一個人直接丟到中空的佛像裡面,不大可能直接丟吧!佛像目測至少有三到四公尺高,你直接丟等於是再殺一次,或再被傷害一次,但這麼緊急的狀況下,有可能用吊車嗎?其實還是有可能,所以好人丟進去了,然後你一定有注意到一開始他背對著鏡頭面向佛就地跪拜,一付懺悔膜拜的樣子,但其實也只是做做樣子,因為葉女士居然爬起來了,於是兩人又一陣扭打,然後葉女士被抓起來猛對著賓士車面板撞擊(所以先前有黃啟文要求菜埔幫他喬LOGO牌的動作,這動作其實很有意思,如果突起來的東西都可以當成是陽具,這個菜埔被當成像奴隸在幫主子沐浴更衣般的行為,也同樣說明了一些不對等的狀況,而且當時菜埔、肚財應該還不知道殺人,如果已知那就更有意思了,這可能還要二刷才能確定。),但隔天車面板似乎沒有凹陷,當然這不是重點,觀眾當然會認為葉女士應該死了被裝到佛像裡了,因為接著我們聽到焊接的聲音。

這邊先岔開來聊佛像,以這麼大一尊金屬銅佛來說,製作上困難度非常高,一般的確最後會分成好幾塊切模的方式鑄造焊接,然後在雕塑的時候,會以一整尊泥塑進行,然後這樣大一尊的銅佛(或金屬材質佛像,造價一定超高,再加上設計者的名氣,上千萬是非常有可能),價錢那麼高,從一開始製作客戶就會來回看過非常多次以及確定才可能動手翻製,所以以林美秀的師姐角色來說(看起來應該是出最多錢的),她前後跟著師父,甚至於自己來過N次才對,斷不可能出現出現她與高委員(陳以文)的唇槍舌劍,可見這兩人之間絕不只一次的糾紛與爭執,私底下可能有其他問題,如果兩人都有地域屬性的關連。問題來了,不管你的場地有多大,這樣一尊銅佛,加上最後體育場內出現的時候,加了幾乎與佛身等高的蓮花座(鐵定也要金屬材質),可知一定是非常非常的重,所以在運送過程中為何是只出現佛身的部份而已,現在一般在辦法會不可能直接把花了千萬的佛像如此勞師動眾煞有其事的搬到體育館內去辦護國法會,一定是直接安座在寺廟裡,再加上最後那尊的像貌風格與前一尊明顯不同,放了葉女士身體的是南部閩南風,後尊已經有藏式密宗佛像的面容,當然這不是重點一般觀眾也看不出來,但這細節如果能注意當然更好,但為何團隊前後會用了不同佛像,因為也剛好是重量的問題,然後也是最後這尊真實的銅佛不可能讓他拋頭露面的去參加一個只有幾天或一兩天的法會,一定早就安座在原本製作的寺廟裡,台灣現今在外辦大型法會有專門發心的佛像製作公司提供給不論是寺廟或齋僧主辦單位使用,而他們幾乎都是玻璃纖維材質,這才合乎實際狀況以及搬運上的便利,加上台座,說真的已經很重,如果是銅佛,加上台座,這個浩大工程布置上至少就要一天,可能性更低,所以真正辦了這樣一場法會就不大可能是金屬材質的佛,那麼最後的擊打聲就不該是敲打金屬的聲響,然後前一尊佛看起來應該是貼金泊處理或鎏金,後一尊幾乎可以斷定是玻璃纖維材質以及泥金了。

好,繼續,這個BUG其實一點也不重要,哈哈!但我還是要講,就是有人看得出來!!

葉女士如果沒死,第一一定是黃啟文下手不夠狠,他打斷了一隻佛手,但她就是沒死透,然後她命大佛身體裡的空氣與空間讓她有一個喘息之機。

第二個,葉女士其實已死,然後佛看不下去了,所以在莊嚴的法會進行中,讓大家看到他老人家顯靈,吹怪風之後,身後大放光明,提醒大家我身體裡有死了一個人,那麼聽到聲音會去把佛像切開的可能性有多高,這也蠻有趣的,也是沒有答案,不過,如果只拉到神話的高度,那麼做為一則台灣現代預言的本片,就變成神怪片了。

可見,第一個答案可能性最高,導演只是沒說死,然後黃啟文,為何殺葉女士,因為對方對他瞭若指掌,控制慾強的她縱使自己有婚姻,但仍對他無法割捨,死前還殺到工廠,而且一定是第一次去,因為一天到晚混一起的菜埔、肚財,在她被滅口那天才看到她,如果先前就知道,台詞就不會那樣。先拉出來討論葉女士,她很壞,因為第一自己有家庭,但還跟黃啟文幾年牽扯不完,當她從對方手機看到一些東西就決定拿來鉗制他,然後引殺機不是啟文有另外的女人而是有另外的男人(真假其實也沒畫面,但引的啟文動手,那麼可信度應該頗高,但其實也可能是啟文兄受夠了葉女士),她罪應該死嗎?這類角色就是年老色衰,然後還曾為對方懷孕,大概資訊這麼多,然後她引發自己的殺機,主要還是她提了不該提的問題。那啟文在影片中,除了跟師父以及跟一群人酒池肉林一番,跟菜埔攤牌,被警察詢問…..,其他時間要不是真槍實彈在跟妹妹調情不然就是作愛,他基本上跟一具行走的陽具差不多(大笑),如果你記的豬頭皮唱歌那場戲(他應該是那場戲唯一沒有裸上身的男性,連旁邊伴奏的清一色男性樂手都有裸上身特寫),然後你看到黃啟文在幹嘛!就是跟著妹親個摸個沒完沒了,好了!我要講什麼樣的人需要這樣發洩,他真的只是精蟲衝腦,還是根本壓力大到只能這樣發洩,他的形象,在他禿頭出現的那一剎那一切明白,上一篇我提過日本電影「慾虫」中假英雄的形象,黃啟文的禿頭不只是身體上的,也是他心理上的行為上的偽裝,他基本上也是很多台灣社會裡那些出賣自己靈魂的人的縮影,那個邊殺人邊拉扯自己假髮的動作太經典,而他最後在菜埔前現出原型,才會那麼可怕,那就是告訴菜埔,你不乖,我就會殺你,禿頭假髮與死亡做了連結。

菜埔你覺得他無辜嗎?最後他在母親死後找小叔脫線,旁白裡有他一向對姐姐不聞不問的說法,但可怕的是,其實別人也對小叔也是不聞不問,不是嗎?大家應該也碰過自己窮的時候無親無戚,然後脫線不就是菜埔未來的樣子嗎?他的道德勇氣有發揮過嗎?其實沒有,他唯一敢的就是追打放了一張肚財可笑的逮捕照的土豆(納豆),可以解釋成他氣自己朋友沒有被尊重,但他選擇繼續跟殺人的老闆凹下去的時候,他也選擇了被人瞧不起。

(未完待續……….)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抱歉,本篇文章留言已經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