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心塵情緣(Ask the Dust)-觀後感 2006.06.27

我寫這篇文章的目的,並非單純為了挖苦男主角-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也不是要唱衰這部電影,只是談談一些感想……導演是好萊塢享譽多年的金獎編劇-羅柏吐溫(Robert Towne)《作品有榮獲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劇本獎的-唐人街、及獲得奧斯卡最佳編劇提名的-最後行動(The Last detail )、洗髮精(Shampoo)、泰山王子(Greystoke:The Legend of Tarzan, Lord of the Apes);另外還有擔任如:破曉時刻 (Tequila Sunrise)、霹靂男兒(Days Of Thunder)、黑色豪門企業(The Firm) 、愛你想你戀你(Love Affair)及不可能的任務(Mission Impossible)等等知名電影的幕後推手;男女主角則是兩位性感偶像:柯林法洛Colin Farrell(亞歷山大帝)及莎瑪海耶克Salma Hayek(揮洒烈愛)。

 

柯林法洛之於這部電影的尷尬處在有如走錯片場般的錯置,當我看到他西裝筆挺出現時,腦中第一個想法是:暴力、槍枝、黑幫,而他如果脫下衣裝時,立刻覺得空氣中的賀爾蒙濃度及費洛蒙指數馬上衝高;這是當今有明星魅力、個人色彩濃厚的藝人的罩門與死穴。像成龍之於神話,金凱瑞突然擺起臉孔正經起來,會讓觀眾手足無措。聽柯林法洛前半部電影以稍嫩的聲調做背景旁白,除略嫌急燥、嘮叨以外,並無大錯;但當他壓低說話的頻率時,就有如大哥上身一般;尤其幾個他坐在房裡與人談話的背光鏡頭,突然覺得他像在審問犯人,更不用說他一臉歷盡風霜裝年輕當處男的沒說服力(你會相信他有很多的第一次,喔!那應該是20年前吧!誰叫他一臉痞子相啊!呵呵);當然他並非一無是處,跟女主角莎瑪海耶克一大段戲所爆發出來的螢幕火花的確可觀,大概只有史密斯夫婦比得上;而且你要怎樣脫怎麼愛,我都可以接受;但是請不要告訴我,你是一個作家好嗎?看他自己好像也蠻心虛的樣子…… 

 

 

不過,兩位搶戲的男女配角倒是讓我驚喜連連,有飾演退伍軍人-Hellfrick,1935出生的老牌演員唐納蘇德蘭Donald Sutherland (知名作品有:冷山、傲慢與偏見、2006年尚未上演的美國怪談:鬼殺人An American Haunting、及參演2001年馮小剛導演的大腕Big Shot’s Funeral),單單他坐在床沿一臉疲憊、頹廢模樣要求柯林法洛去偷牛奶的戲,就讓人印象深刻;而那位比任何人更像活在電影背景1930年代的瘋狂粉絲Vera Rivkin(一位被火紋身,受盡家暴的婦人)1971年出生的艾荻納曼澤爾Idina Menzel(東尼獎得主,也是電影與舞台劇-RENT的主角),那場袒胸露背的場景令我震撼,還有柯林法洛再次造訪時的對手戲,也是揮灑的張力十足

 
這部電影劇本其實相當感人(羅柏吐溫在對白、情境的描寫都是生動感人
),但是,一些足以憾動人心的場面,都因導演在執行面上的問題,缺了那臨門一腳,就這樣讓我想留下的最後一滴淚,倒吸了回來。


嗯!最後跟
柯林法洛Fans們說:他有露小屁屁,是特寫喔!呵呵!

生命奇蹟小狐狸(Helen, the Baby Fox)-觀後感2006.06.26



其實,小狐狸與小男孩的這個故事我非常喜歡,也相信是來自於原著者珍貴動人的經驗……

不過,不幸的是電影犯了跟可魯在執行面上相同的錯誤,而讓作品呈現的效果大打折扣。不是因為我對日本電影帶有偏見,而是他們有某些特殊的民族情結,以至於在處理這一類作品的手法上,一直讓我沒辦法切入及接受;在劇情、演技、表情上,極力煽情與熱愛誇張;在腳本、念白、配樂裡,冷調抽離又愛裝可愛。所以可魯一片理應賺人熱淚的最後一摔,因為漠視觀眾對品質的要求與說服力的眼光,不肯花錢好好後處理可魯與背景的CG效果,而變成內行人眼中的笑果;當時,我環顧四周並且聽到此起彼落唏哩嘩啦的哭泣與啜泣,突然之間我不禁懷疑怪罪起自己的無情冷血。但像我這種看日本卡通如:小甜甜、科學小飛俠都能哭到不行的人,為什麼不會被感動呢

問題在於,動物電影的挑戰性不是普通的大,所以通常成功的例子,要不就讓動物主角群們全面擬人化(如:他不笨,他有話要說);不然就是乾脆直接讓他變成卡通(獅子王、海底總動員……等等不勝眉舉)。加菲貓的慘不忍睹與2006靈犬萊西的歡樂感動,恰恰可以當成最佳的對比;當然他們與生命奇蹟小狐狸並不能直接拿來相提並論,不過,我還是來談談影片裡幾個嚴重的致命傷。首先,兩組失婚的男女(獸醫男友:大澤隆夫、女友旅行攝影師:松雪泰子)與小孩(男孩:深澤嵐、獸醫助手女兒:小林涼子)之間的互動花的篇幅太少,尤其母親長期在螢幕消失,(還欠了觀眾一個交代她把深澤嵐交給大澤隆夫照顧的鏡頭),因而導致她歸國現身時,與其它三位要角明顯的格格不入。小男孩深澤嵐超齡的演出,則讓他與小狐狸(既聾又盲的海倫【深澤嵐幫牠取的名字意指希望小狐狸像海倫凱勒一樣,也堅強永敢的活下去】)的互動略顯牽強(該哭的時候在壓抑什麼咧!變成覺得是不會哭嗎?呵呵!)。還有與小狐狸逃離躲到火車時,那一聲閃電非常的逼真震撼(全場觀眾有被嚇到!),不過,小孩與狐狸被驚嚇而表現出很大的動作表情,跟後面獸醫為狐狸檢查時發現海倫是眼不能視、耳不能聽的重症殘障,而產生一個非常非常根本上大的BUG(這是故事之所以感人的最大力量),最後沒有處理好小狐狸叫深澤嵐那一聲媽媽的Magic-moment,而讓前面所有所有的鋪陳完全成為一種浪費。


而一場四人盡釋前嫌的幸福畫面,也因為他們一起合作在晾乾沖洗的彩色照片(明明前面有特別使用電腦與相片印表機的畫面,而且就算是自己沖洗的照片也是必須在暗房晾乾,而不是使用太陽光來曝曬,難到導演連溫度會影響照片的顯色,這一點點常識都不知道嗎?)而讓我無法專心進入他們的世界裡,然後加上道具很多地方的不用心(譬如說:男孩親手做的小狐狸的小名牌,經過一段時間卻仍然閃亮如新),這些不夠仔細而累積的小小錯誤,變成再多可人的音樂、再多好吃的狐狸形狀手工麵包、再多甜蜜幻想與回憶,再多小動物的可愛模樣,也沒有一絲絲感動我的力量,並且是對我耐心的極大考驗(其實,片子很短,但是我卻一直在看手錶)。過多技術的不到位,與場景調度的失當,將一個可以感動千萬人的好故事,完全降格成為只能騙騙小孩族群的疊床架屋的拼貼。你可以以處理小狐狸的遺物來帶出四人的點滴回憶,甚至於小狐狸完全以CG動畫來處理(如:機器人奇諾丘),我想都比如此草率的方式來的好多了(我也知道他們很用心,但是卻力有未逮、隔靴搔癢!)。


不過,我還是要大大稱讚電影裡搶戲的那隻貪吃大狗,與飾演女兒的小林涼子收放自如,節奏雅緻的可愛演出,是我觀影中最歡樂的時光;最後我要説的是:並非所有包裝溫馨可愛的電影,觀眾們都會照單全收!不然,拜託你拍別的題材,也不要輕易挑戰看似單純的人與動物間感人的精緻小品。

非關命運(Fateless)-觀後感2006.06.24

這部電影是改編自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匈牙利籍的因惹.卡爾特斯(Imre Kertész),半自傳得獎小說《非關命運》(Fateless),並且親任編劇的作品;而由名攝影師-路易斯.寇坦(Lajos Koltai)初擔導演一鳴驚人的佳構【導演過去擔任攝影的代表作有:1982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隱喻》,金球獎、奧斯卡雙提名的《海上鋼琴師》、《真愛伴我行》等等……】;電影中震撼人心的配樂則是以《新天堂樂園》、《海上鋼琴師》聞名於世的義大利國寶級配樂大師-顏尼歐莫利克奈(Ennio Morricone)所譜寫。

小說裡,述訴著因惹.卡爾特斯(Imre Kertész)幼年時被關進納粹集中營-奧斯維茲歷劫歸來的過程,及對他一生人格發展、價值觀的影響,還有面對生命、生存在本質上的研究與探討。電影則在導演-路易斯.寇坦(Lajos Koltai),巨細靡遺的場景重現之下,爆發不可思議而撼動人心,令人無法逼視的驚人力道。觀影途中,我幾次無法直視螢幕中的景相,並為他的遭遇暗暗叫苦,這是一段以生命換來、血淚交織、讓人心痛不已的二戰歷史啊! 

電影中,小男主角卡維本是布達佩斯一位健康的青少年,因為故鄉被德國入侵,變成納粹集中營的階下囚。整個過程沒有人告訴他為什麼?只因為他背負著生為猶太人的原罪,轉送的路途上,更是備受那些貪官污吏的嘴臉及剝削;而後集中營裡的生活,他仍然無知的賣力工作,與同伴之間的打氣、鼓舞是一場場的侮辱欺凌之下的唯一解慰,我們看到他們集體喝著稀的不能再稀沒有內容物的湯與咖啡,一天,一位父親不小心在他的碗裡發現了一塊很小但完整的肉塊,頓時全部的人都投以饑渴而又羨慕的眼光,但他立刻將肉塊丟入他小兒子的髒碗中,而不自己享用;後來,在親眼目睹逃跑的同伴們,被抓回並被處以極刑的下場;卡維開始自暴自棄,不再洗澡,不吃不食,每天在大雨之中前往罹難者的行刑台前默禱,沒想到他的腳因為受傷腐爛腫大而幾乎無法行走,被人像丟死貓死狗一樣的丟來丟去清洗移動,卡維終於瘦到不成人形,只能像生物一樣靠著本能無意識的生存著,與其他傷病者之間有關故鄉的簡短言談,似乎為他重燃起希望,母親熟悉的音聲,家鄉熟悉的味道,正召喚著他平安歸來…… 

本片共耗資新台幣四億拍攝完成,中途曾因經費用盡而停工三個月,幸得到匈牙利政府及英國、德國等國的頂力奧援,影片才得以問世。小說原著及編劇者-因惹.卡爾特斯(Imre Kertész)更是從頭到尾,親自參與。但是,他卻鮮少出現在片場,一次片場實地的探班,讓他觸景傷情而拒絕進入,他說:「這對我而言實在是太難了,這一切的一切,彷彿都還是歷歷在目……」電影在最後卡維回鄉之後,有了不一樣的轉折,先前導演對於集中營的一切描寫,還不是真正讓人無法釋懷的夢饜,倖存者的身份要如何來面對人事已非的殘存家園,家鄉父老的質問、恐懼與漠視,才是真正對他最大的考驗…… 

電影沒有使用煽情的手法來鼓動觀眾的情緒,也沒有加以任何偏頗的批判,返鄉路上那位差點被眾人揍死的前衛兵,他又何嘗是殘酷劊子手的代言人呢?卡維在電影最終時,他說:「我再也無法發怒了,現在正巧是我在營裡最愛的時光,一切彷彿還歷歷在目,我雖然感到心如刀割,無奈又無助;但每當我想起那些曾救過我的人,一股淡淡的惆悵就突然的湧上心頭,激動得讓我忿恨不平。但平心而論,只要我能活,你怎麼說我都能接受,環顧這個暮色初降的廣場,故鄉殘破卻充滿希望的街道,讓人逐漸感到蓄勢待發;我將接續起這段人生,媽媽打算栽培我成為工程師或是醫生。就這麼辦吧!眼前已經沒有任何事情,是我無法承受的,我知道我將迎上前去得到幸福與快樂;以前集中營裡的煙囪在冒出汩汩濃煙的空檔間,都有好事將近的預感…在這裡大家都只問我可怕的事情;下一次,我應該說說集中營裡快樂的事!要是還有人問起我,而我又還沒忘記的話……」。 

這是一部受害者代表的史詩,一幅平凡英雄的畫像,一個能讓你反思的議題,更值得你進場欣賞與再三玩味……

愛瘋狂(C.R.A.Z.Y.)-觀後感 2006.06.22


   
一直以來,同志議題從來沒有不受到注目與議論的;而近年來與同志相關電影的大量出現,表面上是因為影展的青睞,讓它們受到很多的關注與討論,其實背面支持的真正力量,還是來自於同志本身及他們的數量。

 
同志朋友對藝術的特殊品味與才華,讓他們在很多行業都能有傑出的表現,享有著執牛耳般的地位與名聲;如米開朗基羅、達文西在繪畫、雕刻、發明上有著傲視他人、獨步群倫的成就;大的來講,或許這樣的成績,也不足以證明因為他們是同志,所以成就特別高;但,小的來說,至少沒有因為他們是同志,而影響他們對人類的貢獻。這樣的論點,我想是沒有任何人可以有置啄之處吧!而且更甚者,世人礙於他們的崇高地位,勉為其難或只敢在背後竊竊私語當成茶餘飯後的八卦……或者是,兩位大師其實從沒遇到“出櫃”這個問題吧!所以,美國影星洛.赫遜直到1985年罹患後天免疫不全症候群(愛滋病)之後,才被人發現他是同志,一時之間,群情嘩然;螢幕上風流倜儻,瀟灑不羈,多少少女們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居然是個不折不扣的同志;那,為什麼他要違背自己的性取向,隱藏那麼久?螢幕上演戲還不夠,螢幕下還要遮遮掩掩隱瞞身份,真的是:『人生如戲,戲如人生』,一場荒謬的人生大戲;他快樂嗎?我想答案不需說破…
   
所以,“出櫃有多難?”當然是好難……

那平凡如本片《愛瘋狂C.R.A.Z.Y.》主人翁老四查克(馬可安德烈哥羅丁Marc-Andre Grondin飾演)一樣,散布在地球上每一個角落的普羅同志們,他們又能擁有多少的勇氣來承認呢?我們看到電影裡,查克小時候,模仿打扮成母親照顧小弟,最喜歡的生日禮物是娃娃車;長大後應著父親的期待成為他眼中的好男兒,強迫自己去愛女孩子跟她們上床,與同性間讓他神魂顛倒、念念不忘的偶然接觸,儘管他有愛他的雙親,行動上支持他的兄弟;但是,真正最難的,最難接受的是--他自己;最後,他選擇放逐自己,遠走他鄉,向朝聖之旅邁進,為了找回自我、認清真理。

這不正是我們身邊同志們的故事嗎?有來自編劇:方斯華鮑雷(Francois Boulay)真實遭遇的動人力量,與他共同編寫的導演:尚馬克瓦利(Jean-Marc Vallee),則賦予電影不平板而又豐富有趣的電影語言,讓這個同志出櫃小故事變得趣味盎然;每每讓人為戲裡一家人自然又生活化的衝突、反應、舉動而爆笑,觀影當中笑聲從沒斷過;雖然,電影由一竿子台灣不熟悉的加拿大演員擔綱,不過,絲毫沒有讓人失去觀影的樂趣。這一家人,不也正是我們自己熟悉的一家人嗎?再加上令人陶醉的音樂一首首由螢光幕流洩出來,替電影裝點出神奇瑰麗的色彩與魅力。

當然,歷經煎熬辛苦,電影是有了讓人滿意的結果;不過,現實生活當中呢?這樣的故事還正在上演中呢?是否每個同志朋友都能有善解人意的家人、朋友與環境呢?“出櫃有多難?”我想,要花的時間應該不會太短,可能需要一生一世吧!

得獎記錄:
「加拿大奧斯卡」金尼獎最佳影片11項大獎
「魁北克電影獎」最佳影片15項大獎
「溫哥華影評人電影獎」最佳影片等4項大獎
「西班牙國際影展」最佳導演、劇本3項大獎
「多倫多國際影展」最佳加拿大電影獎

人皮客棧(See No Evil)-觀後感2006.06.22

這部電影前五分鐘的片頭,讓我瞬間回到民國70年,那是一個與七個男同學、一位女同學結伴,在國際學舍看那種窮學生100元不清場電影的炎熱午後……我永遠記得,因為進場較晚,我們一群人坐在非常前面的第三排正中間一整排的位置,那一天進場時,我並不知道電影是那一部?也不知道會演些什麼?不過,在我觀賞途中,因為害怕而結結實實大叫了三次之後;散場時,我終於第一次認識了傑森跟他有偏執的媽媽,還有知道我的“螢幕處女叫”獻給了《13號星期五》。

 

第三排產生的逼視感,螢幕上現在正是被以仰角拍攝的兇殘壞媽媽拿著一把巨大的斧頭,一雙眼蹬視著你,卻同時泛著無情、無神的光芒,一邊喃喃自語一邊用力歇斯底里的猛砍,從你的頭頂直灌下來,我第一次有被人在螢幕上凌遲了的感覺。看完的時候,我洋溢著一種發洩後的興奮與快感;而坐在我旁邊的男同學,是被我用盡吃奶力量的狂叫聲,嚇到還在那邊發抖咧!(真的很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呵呵),我後來開始瘋狂的猛看傑森系列及其他恐怖片,就這樣短短的兩三年內陸陸續續看了不少。不過,看太多的後遺症是後來我再也不叫了,反而是被同伴說討厭跟我看恐怖電影怎麼反應是,從頭笑到尾呢……

說完我的恐怖電影觀影史,再跟大家聊聊蕃茄片的原型:大概是這樣……一個被虐待(或被關在籠子裏從沒接觸過外界或復仇)及被奇怪思維模式壓抑育養方式長大的孩子,一雙(或一個)變態的雙親(或與父母有特別情結),一種特別的屠殺手段及武器……所以照這個原型,你如果可以創造新的殺人機器,新的動機,新的手法,那你就可以經典與不朽(這也是奪魂鋸第一集偉大的地方),所以,其實我到現在仍強烈的懷疑13號星期五的傑森還沒死呢?(雖然他已經跟佛萊迪大戰過了),呵呵!。

人皮客棧失敗的地方在於蘊釀氣氛不佳(片頭除外),兇手智商過低(已接近動物等級,還有太早現身),動機也因為導演太愛MTV式的剪輯,無意義的猛搖鏡頭與迅速跳接(中奪魂鋸的毒過深),讓觀眾無法與他同一陣線,並找不到任何同情他的理由(英文片名See No Evil的主題深化不夠,不足以支持成為變態殺手的觀點,傑森母親二人組無盡的愛還勉強過關),還有可能因為要吸引青少年進戲院而把血腥程度向下修正(或是觀眾味口已被餵大……笑);還好他的美術設計與場景、攝影、配樂還保有一定水準。不過,這部電影犯了自打嘴巴的兩大禁忌(恕我保留),才是真正讓鐵勾大隻佬(WWE 美國職業摔角手-葛倫‧賈克布 Glen Jacobs)喪失成為新螢幕恐怖片經典偶像的機會。

進場笑一笑發洩一下(昨晚觀眾的反應),也是有益身心啦……喔,海報設計加一分。

PS:蕃茄片-指畫面有很多血可以看的恐怖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