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黑幫暴徒(TSOTSI)-觀後感2006.08.10

黑幫暴徒TSOTSI)是一部讓人看了以後,會有驚豔的南非電影。如果你有在今年台北電影節中錯過的遺憾,現在台灣觀眾即將有幸於九月份的商業播映中來欣賞到,這是一件可喜的事情,我個人相當喜愛這部電影,非常熱情的推薦給大家。


這部電影在解剖社會層面上,有某部份讓我體驗到如當初觀看無法無天時被撞擊的力道,他們都是以一種紀實的手法,直接呈現社會殘酷與寫實的一面,相當撼動人心;尤其畫面經營出的那份原始與渾然天成的氛圍,更是好萊塢電影所欠缺的。有些地方如記錄片的即興,卻又能適時的觸動到觀者內在的情感。他們的創意及內容或許未必顯得突出,但是他們在創作精神上,一份來自對種族的真誠自省,依然讓我為之感動久久;這部電影之所以能在國際影壇上,獲得相當多來自專業影評與一般觀眾們的喜愛與肯定,我想其原因應該來自於這裡。

 


電影內容來自導演胡德親自改編南非戲劇大師阿索爾加德的同名小說-黑幫暴徒,他將原著小說1950年代的場景,在時間設定上做了貼近現在的更動;主角大仔與他三名同伴,一開始在火車站尋找下手的對象,他們沒來由對被搶劫者的反抗,做出最無情而狠毒的處理,絲毫沒有猶豫與半點憐憫。甚至於大仔也痛揍反對他做法的同伙;但是這一切惡行惡狀是他的本性嗎?後來我們知道他在父親暴力陰影下,逃離了家庭的溫暖,擠身在貧民窟中的幾根大水管裡,餐風露宿,有一餐沒一頓的,現今他的所做所為,是他在成長過程裡,學習如何在險惡的環境下養活自己的手段罷了!那樣的世界裡只有弱肉強食,勝者為王,活下去變成是他生存的唯一目標。

 


但是,長大後他們一次次行動裡,每次的強奪每次的暴力,讓他半夜裡常驚慌的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每每在夢裡出現離家的狂奔,以前是奔離暴力的父親形象,現在卻更像是奔離他自己一步步被蠶食的良善之心。心靈受了傷的大仔,現在已經不知道如何表達情感;就連在樹下短短數分鐘的鬱抑,都立刻能變成再一次的犯罪。他搶了一台改變他生命的車,射傷了一名原諒他的婦人,抱走了改變她一生的嬰孩,生命的救贖是如此完美而不可思議。真正需要的只是一個純真的孩子、一位平凡的母親,大仔從此獲得了重生,一如片尾中他高舉的、顫抖的雙手!
 

 

沒有萬惡不赦的罪人,唯有不知回頭的羔羊…… 

 

看完電影讓我內心久久無法平息,不只因為電影裡孩子無邪的面容,或是大仔與那位為嬰兒哺乳的少婦若有似無的情愫及互相再見面的約定,還是失去了孩子的父母,為了尋找骨肉的嚴辭厲行,更是大仔抱著孩子歸還親屬時,那份希望再得到父母對他一點點的愛的呼喚;當大仔淚流滿面的那一剎那,我早已分不出是我還是他在傷心難過及痛哭失聲了。 

 

得獎記錄:
2006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2005年愛丁堡影展最佳影片
2005年多倫多影展觀眾票選獎
2005年洛衫磯AFI影展觀眾票選獎

鬼來電完結篇-觀後感2006.08.30

 

這系列電影恐怖的地方,應該是突顯了人類對手機真是依賴到一種無以復加的地步;連鬼都看上他,可以利用來殺人於無形。另外,雖然本片應該是鬼來電系列的完結篇,不過,編劇最後還耍了一招,讓電影看起來就算是要沒完沒了,也是可以。呵呵!

我想最大的問題,應該是在文化認知上的不同,讓我無法認同與信服電影中的設定:第一、美麗到不行的女主角之一:草間惠美理(黑木美沙飾)會被男同學欺負(那些男同學都沒眼光,會放著如此美女不去保護追求她嗎?全班裡面姿色可以當班花的女生,會被大家用板擦塗粉筆灰抹頭髮,被女同學關在廁所倒兩桶水,跟鬆田明日香(堀北真希飾)一樣的遭遇「這一次行兇的人跟片頭一開始上吊自殺的學生」,(電影中惠美理只有口述自己原來是被欺負的對象,而明日香是她最要好的朋友,當明日香為她出頭時,她卻沒有解救她)。甚至於惠美理在同學群裡,根本還像是領導者的角色,這真令人不解!) 

第二、校園暴力可以離譜到一個同學自殺,而同學依然故我,沒有任何人受到任何處罰(這種只存在漫畫世界中的校園生態),而必須要由變成植物人的明日香自己動手復仇,而老師或是學校方面對於此暴力事件,在電影沒有任何處置也就罷了,兩個有出現的老師一男一女,男的老師只想到自己會不會死而狂收同學的手機,另一個女老師被嚇到就從此不見蹤影?這…… 

第三、他們一群人在韓國旅遊,能夠發動e-mail攻擊,對付明日香背後真正控制的力量-存在於電腦中的施咒者美美子的意念或鬼魂,大家突破日韓情結同仇敵慨,還加上其他世界角落的人,寄爆明日香住所那台電腦主機,讓它當機、冒煙、爆炸,最後電腦螢幕還跑出一個臉(這麼神奇,我都還可以接受)。但是,最後關鍵人物-明日香、惠美理、美美子大對決之後,理應已解決問題-電腦當機、一顆紅色的東西破了、美美子也不見了?最後,為什麼還讓幫忙他們的韓國人安治儒(張瑾惜)又死了,這是不小心剪接進去的嗎?粉奇怪咧! 

第四、要不是學校規定,還是某種日本人的傳統、文化,不然從頭到尾每隻手機來電鈴聲都一樣,這叫我真的粉無言耶……@@ 

第五、殺人手段雖驚悚,但幾乎只看到結果-被吊死(只看到一個人被拖著在菜市場走,都不會有任何人看到)、被電線燒(就突然他站的地方前面電線桿,莫名其妙電線走火,然後就莫名其妙掉一段下來把他莫名其妙捲起來)、被放到洗衣機(裡面是有刀嗎,不然怎麼會變一塊一塊的),搞不清楚他用什麼方法,如:反正接到電話你就必須死!哈哈!真是太一廂情願!

恐怖虐殺爆笑片:邪降-觀後感2006.08.30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英文片名應該是 THE ART OF DEVILⅡ,所以,也就是說,它是一部電影的續集。

YHAOO電影介紹是這樣的,引用如下:http://tw.movie.yahoo.com/mstory.html?t=movie&id=1900

【邪降:惡魔的藝術】描述六名青梅竹馬好友,趁著大學放暑假回老家重聚,假期中六人遇到昔日小學老師Panor。美麗性感的Panor也是六人之一Ta的繼母,但她與繼子形同陌路已久,除了她嚴重偏袒自己的親生兒子,Panor的貞潔也讓Ta極度懷疑。Panor的確追求者眾多,行為也頗為招搖風騷,但另一方面她也是個溫柔的好母親與好老師,原來是追求者們為了得到她的芳心,不惜求助降頭術。眾多追求者反覆下降頭的結果,讓Panor失去了理智,愈來愈陷溺在幻想與失魂的狀態。Panor只好尋求法師幫助,沒想到在儀式進行的過程中,Panor意外變成了帶有黑暗力量的女巫。此時這六個年輕人才發現,他們的重聚並非巧合,在這個夜裡,Panor要讓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看清楚什麼才是真正的恐怖……

類型:靈異、恐怖、驚悚。片長:101分鐘。分級:限制級。導演:【羅寧七人組】Kongkiat Khomsiri。 

但是,這樣的宣傳文字,配合我看完之後的實際內容,卻有相當的差距。如果以導演(羅寧七人組)在最後的結局時,彷若奈沙馬蘭上身一般的大搞逆轉、逆轉再逆轉,逆轉到我頭昏腦漲的當場呆住傻眼,前面笑的很開心的心情,一下子更糟了。他自廢武功的功力,就像一個一招半式闖江湖的菜鳥被打的鼻青臉腫之後,又自斷筋脈,最後還像電影裡的那個吃了一鍋自己愛人的肉,還能冷靜面對的女同志角色一樣,連眼睛都被自己用手硬生生的挖了出來,連兩隻眼睛都沒了。 

導演讓女老師Panor(溫柔的好母親與好老師-這一點我存疑!)一角沒有任何使人同情之處,而且她還強到一個無話可說,不單單眼神狠、招式多、還可以分身千百億,尤其我一直在想,可能劇情需要(她自己說的:不會讓你們這麼容易死的!哈哈哈!),不然大可一開始就把那六個人(或是說最後死的五個人),用兩根手指頭輕輕一揮,就可以解決啦。看她拿火烤學生(幫他淨身),還一直換刑具(最後她以仰角角度騎在學生身上,拿出那隻電鑽的時候,那個情境真是全場觀眾,連我旁邊兩個從頭叫到尾的女生,都忍不住笑出來了。)還有,像朋友說的一樣,泰國人為了報復仇家,到巫師家下蠱下降頭跟逛7-ELEVEN差不多,而且好像是獨門生意,整部電影不管好人、壞人,情人、情敵,通通去找他,這個故事告訴我們不要什麼錢都賺,亂接CASE,免得被人家做成三眼神的頭顱來膜拜。呵呵! 

電影其實有13號星期五系列、絕命終結站系列的餘韻,也秉持蕃茄電影的夠噁心、夠殘忍的精神,大玩螢幕恐怖暴力。但是不知道什麼理由,電影的順暢性、基本的情節推展,因為剪接的疏失,出現銜接上的問題(而且台灣觀眾對一干泰國演員,本來已不熟悉,再加上裡面過於複雜的關係:Panor跟四、五個人都有性關係。那個體育老師更離譜對一群學生性侵害<如果我沒看錯,連男同學都無法倖免>,還隨時在教員休息室擺著一把槍,想用就有。尤其中間有一個關鍵男主角,如果他早已被Panor弄死,那整部電影的邏輯與合理性都大打折扣。)。不過,他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不應捨降頭的神秘與趣味,而傾向於西方式的純視覺展示。化妝技術上的不夠正曝露其弱點,而且如魚鉤從皮膚、眼睛、指甲、腳指頭穿出,或是被煮熟的眼珠、器官等等的特寫(我懷疑
他用了幾斤的豬皮),更是放大了導演群創意不足,才選擇全視覺方面的追殺、逃跑、各種殺法的演繹接力;花招玩到底被人家看光了,其實也就什麼都沒有了,不是嗎?

這就像擺了一堆東西雜亂無章,還把他一直拿起來猛搖,雖然裡面角色偶而也談論些人生大道理,但是就像劇中兩位要分手而一直在那邊拉拉扯扯的兩位主角,我看著看著,好擔心電影什麼時候才演的完,導演才要放開我的手啊!

日本行之電影海報篇之三2006.08.29

最後再來一些日本將要上演的電影,台灣也還沒上的。^^

打獵季節:比較強調溫馨感人的感覺(正反面)

(裡面內容)

(送的貼紙,呵呵,我喜歡)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6moviedata/OpenSeason.htm

 

海防最前線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6moviedata/Guardian.htm


世貿中心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6moviedata/WorldTradeCenter.htm 


穿著Prada的惡魔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6moviedata/TheDevilWearsPrada.htm


蜘蛛人3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7moviedata/SpiderMan3.htm


龍騎士首部曲: 飛龍聖戰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6moviedata/Eragon.htm 


以下日本片及一部韓國片:
UDON

 


死亡筆記本後篇-THE  LAST  NAME(名字看起來,將會有一場腥風血雨的大戰,呵呵!)

 


好像叫-風味絕佳(哈哈!是日本最年輕的影帝柳樂愛情片喔!好吃好吃)


 


淚??(自己先取個名字-淚痕。好了!呵呵!)

 


即將在台灣上演的韓國片-駭人怪物


影片介紹:
www.truemovie.com/2006moviedata/Host.htm

命中注定的《非關命運》-作者:陳樂融 於2006-08-10 (評論)

本文出處:http://fc.ktchiu.com/read_blogs.php?blogid=1039#comments  

 

《非關命運》英文名《Fateless》,是否定或質疑命運的意思,哪裡有命運?真的有命運嗎?真的是命中注定的嗎?

一如片尾主人翁的勵志旁白,人間總是還有善意與溫暖,人總是可以給別人一點希望。哪怕是在困苦的環境下,來自陌生人的善心,依然可能閃著幽光,而且往往救了當事者一命。 

人在歷劫歸來後,一種是更信命,一種是變得不相信命運。本片片名似乎想掙脫宿命的陰影,但,我看了之後,覺得這仍是命。 

電影改編自2002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匈牙利作家因惹卡爾特斯1975年首部半自傳小說(中譯本天下文化出版),他的二戰納粹集中營的慘痛遭遇,影響了他一生的心志,影響他隨後所有作品,最後還讓他在七三高齡得獎——這,不是命運? 

如果你看過原著,可能會覺得以青少年的口吻來敘述這一件二十世紀的人間浩劫,似乎太拖泥帶水、平鋪直敘,可是,這卻有利於改編搬上銀幕的特殊角度:我們不必只從可憐、指控、悲憤之類的角度看這段歷史,因為世間的「大事」在懵懂的青少年眼中,也是由切身的「小事」堆積而成。 

所有影評人都注意到本片的「詩情」,而「詩情」需要一點疏離,需要不刻意製造高潮,需要節制。也許是是資深攝影師路易斯寇坦首度轉戰導演的關係,本片攝影尤值稱道。最大巧思在主角入營前和釋放後採彩色拍攝、而中間大部分受難時間近乎黑白。但可能因戰時建物、服飾沒那麼繽紛,所以部分觀眾未必察覺兩者差異。而每場戲都停留在如明信片般的畫面中,安靜如內心戲般轉場,也讓人印象深刻。 

既然是納粹暴行片,當然充滿殘酷情節。看了都苦,換做是你遭逢浩劫,怎辦?在半路被警察攔下,以為是臨檢,結果從此回不了家,轉轉被送出國境,轉換不同集中勞動營,前途未卜,生死難料,與家人朋友音訊斷絕。這是一個瞬間失去自由的故事,而一切只因為他是尤太人。 

這個青少年並沒有強烈認同自己的種族與信仰,一如他愛慕的鄰居大姊,她索性哭鬧著試圖反抗自己的身份。男孩沒哭,因為他知道自己要盡某些責任:不管是父親交代給他的或者母親情感勒索他的,或者,根深蒂固的,某種生物演化中賦予男性自覺的責任。 

本片集中營拍的多是男人。不知平素溫暖、明豔、嬌滴滴的女性,是否另有專屬集中營?女囚在這樣的痛苦中,又會如何反應與表現?男人在戰爭片中受苦、死去,在這種囚犯片中依然受苦、死去,有的踩著別人試圖生存,有的願意給予尊重、慰藉。人性善與惡的對比,在這裡更形尖銳。 

可是,男孩似乎只能承受,我的意思是:最苦的時候,他對善意沒辦法湧出太多的感激,對惡意也沒辦法再多生氣。體力折磨大到一個程度,別說意志動搖,連情緒都變少,沒有力氣感動、歡笑或生氣。整個人寒暑交逼、皮開肉綻、長期營養不良,安全感趨近於零。 

這樣的生存考驗不是電影,不是實境電視節目,不是「楚門秀」,而是活生生的史實,而且發生於並不很久之前、並不遙遠之處。恐怖的人性隨時有可能興風作浪,甚至我們可說在今日非洲許多獨裁國家,軍隊修理、殘殺同胞絕不比納粹對異族手軟。 

本片刺激觀眾思考:尤太人為什麼就得受這種苦?為何無分你原先屬智、愚、賢、不肖,一聲令下通通變成階下囚、無名屍?你長得再漂亮、學歷再優秀、待人再謙恭,通通沒用?不知道尤太教給他們什麼樣的啟示,他們信的上帝給他們什麼鼓勵?但佛教、佛法歸納的還是「業」,個人平日有個人因果業,那是「別業」,遇到這麼大的災難,那是「共業」,而說到底,「共業」的組成因子應該還是跟個體的「別業」息息相關。 

他們相信原罪,相信這些千古以來對尤太人的迫害,是「應得」的。這命運真辛苦。片尾安排一個同屬尤太裔卻生長在美國的軍人,勸說男孩不要回匈牙利布達佩斯故鄉,改去美國享受平等民主,似乎暗示命運是可以改變的,即便是尤太人在美國羽翼下,也絕對會成為和別族平起平坐的一員。姑不論美國這大熔爐是否真的如此「種族平等」,但電影中的男孩或真實生活中的原作者,都未選擇往美國定居,仍在故鄉發展,透露出什麼端倪? 

這問題太大,一時談不完,在此打住,留給有心讀者思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