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文章

「非關命運」觀後感2006.07.07-作者:博悟行逸(胡世隆)

「非關命運」是享譽全球的攝影師路易斯.寇坦轉任導演的第一部作品,這一部作品改編自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因惹.卡爾特司的同名半自傳性小說--「因惹.卡爾特司」(1975)

「非關命運」講的是猶太男孩卡維被抓進納粹集中營作苦力的故事,因為政治環境的巨變,以及從宗教累積千年而來的仇恨,一度讓卡維質疑「人與我」的本質、意義。 

生存,是每個人與生俱來的慾望。當這個你我都有的本質,因為大環境的仇恨而刻意加害的時候,「人」要怎樣接受他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裡的是「命運」,但掌握不住的又該叫什麼?或者是,「命運」一詞是人類專用的,對於所謂被歸類於該遭上帝捨棄的人而言是不適用的?
 

上帝因人以上帝之名,舉正義之劍彼此仇恨、傷害生命而哭泣。
 

猶太男孩卡維把自己壓縮到最卑賤的位置,以超越尊貴的高度看待自己和環境--像一滴墨水滴進淨水杯中,擴散……稀離……直到「水不再清澈,但也見不到墨水」的晦澀--生存。
 

勞動營中,有人賭上種族的榮譽,把迫害當成彰顯人種尊貴的考驗;有人則是死豬不怕開水燙那般,毫無生氣的應付著沒完沒了的苦工。在缺乏食物的情況,氣力與希望如同日漸衰弱的身體一樣--頑固的活著--在生與死之間,對一個孩子而言,或許還沒曾去思考「死,是不是解脫?」這樣的問題,便直接的面對壓榨與迫害。
 

卡維佝僂著背背著水泥摔倒,士兵的咒罵與拳腳讓卡維身體停不住的顫抖,還來不及喘息,新的一包水泥又放到背上了。或許是導演要表現人的惻隱之心,同樣的苦力同胞停頓了一下下讓卡維喘息,卡維顫抖的回頭,沾滿水泥的臉上掛著兩條眼淚,讓身為觀眾的我閉上眼睛,逃避惻隱之心的共鳴。

今天為什麼全勞動營的人要被集合在廣場罰站?那些壓榨與迫害的理由已經不重要了,身體習慣了飢餓與疲勞而晃動抽慉,如果靈魂可以暫時飛升,想必也會感覺這樣的畫面很美,像海草一樣柔軟的左右搖動,美得連死都成了遙不可及的奢侈,在同胞的鼓舞與照顧之下無力的承受生命的重量。
 

這是「非關命運」裡的片段給我的心得,不是對威權暴力吶喊,也不是包容迫害,而是超越吶喊與包容,平凡而真實表現下的感傷。
 

這樣的片子很容易讓人拿「辛得勒名單」與之相比,個人認為兩部作品各擅勝場。看過之後,史蒂芬.史匹柏用「受害倖存者」的角度作為表現基點,用眼淚去洗滌歷史的罪和滋養心中那一顆慈悲的種子。
 

而路易斯.寇坦用「過來人」作為說故事的起點,以主角經過歷史的悲愴之後,平靜的告訴你當時的種種,甚至是輕鬆的回憶苦不堪言中作樂的點點滴滴;生命的韌性,在一切不堪之中展現超越美醜、善惡的「真實」,不僅僅是對歷史受害者的同情,更拓展提升到對施以迫害的人一種無言的悲憫。
 

同情、悲憫……善惡、美醜……事件的終止不是生命停下了腳步,而是心境跨越了彼此、分別,重新回歸到生命該有的秩序與節奏,不要所謂的包容或是原諒。回顧「『非關』命運」,因為那是包袱。向前走,才有開創命運的可能。

劇後,卡維的一句獨白巧妙得令人心碎與慚愧。

 
「人人都問我集中營裡面的苦難,下一次我要跟他們說裡面有趣的故事。」 

你,正在面臨苦難嗎?如果你能夠告訴我苦難中有趣的故事,那麼我將回饋你一滴複雜而單純的眼淚,以及為你祝福的微笑。

森林保衛戰Over the Hedge-觀後感(PART2) 2006.07.06


鑒於先前所寫,讓人誤會此片只是胡亂一番;因此,再談談片中意涵:電影設定時間點是原著者-邁可.佛萊及漫畫原繪製者-T.路易斯他們四格漫畫作品的所謂前傳:也就是阿傑(浣熊)、龜毛(烏龜)還不是一對麻吉的時候;談阿傑如何來到這邊,並與他們認識的前後過程及因果關係等等……

首先,英文片名《Over the Hedge》,即是一句厲害的雙關語。對於那些可愛的小動物們來說,Hedge(籬笆)只是一道界限,是食物的另一來源;但對於建築他們的人類來說,一方面可以達到拒絕他人(包括一切生物)進入自己所謂的『私人財產』的目的(以社區管委會主委-葛蒂絲,在片中一直大講手機談生意,只擔心自己房地產下跌為代表),另一方面,也是人類保護自己與不敢面對自己恐懼的心理作祟!用高高的一堵牆(籬笆)來阻隔解決一切問題,也就是將自己關在自我建立的塔裡面;這不正是人類恐懼心與佔有慾的無限上綱(籬笆是左右向無盡頭的),所以不只動物們要Over the Hedge,人類要Over的Hedge更多。 

再來,軍師浣熊-阿傑自片中一開始被設定的行為,就已經標示此部電影的借題發揮、指桑罵槐,以人類吃的發明(大量、規格、統一),來突顯人類嚴重的與大自然脫節,甚至於連動物都被影響同化了-《阿傑的波卡多情結》(君不見日本北海道熊牧場的熊群乞討的模樣,還有我親眼所見,動物園中動物嚴重偏食現象,而且,如果真有那麼一天,你看到動物在自動販賣機前買東西或拿東西來吃,不知你做何感想呢?);片中第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畫面,就是阿傑當著大家的面,打開了一包加了濃濃雙重起司味速食再製品的誇張場景,而後來當龜老大要大家吃樹皮時,眾人味如嚼臘的表情。阿傑那一臉令人發噱、市儈狡詐的模樣與龜老大象徵傳統一方的好好先生形象恰恰成為對比(不過,當他堅信的價值觀受到阿傑嚴重挑戰時,他只有選擇同流合污的無奈亦是現實的移植)。 

緊接著,所有動物們的改變是迅速而可怕的,他們漸漸樂在其中,就彷彿看到觀眾自身的寫照一般,而且,我們還因為被諷刺到癢處而開懷大笑。不過,畢竟是歡樂無比的動畫電影,一連串瘋狂偷竊食物的行為及人類之間的互動(事實上也完全反應了現實,三不五時可見野生動物誤闖人類家園的新聞,嘻嘻哈哈的表現手法背後,其實還有個更需要人類正視的問題?),還是絕妙到底,全場哄堂大笑。 

而導演當然沒放過放大兩位大壞蛋(主委葛蒂絲及除蟲專家)嘴臉的機會,誇張扭曲無所不用其極,最後倆人下場當然人人滿意、拍案叫絕囉!所以,我必須大大稱讚編導對角色恰如其分的設定,將每一隻動物(浣熊、烏龜、松鼠、負鼠、刺蝟、臭鼬鼠、熊、家貓當然還有人類囉!呵呵!)的特性發揮的極好,腳本流暢,可看性高,又不失娛教於樂的本懷。 

以上再次贅言幾句與大家分享。謝謝!

森林保衛戰Over the Hedge-觀後感 2006.07.04


如果你看這部電影不會笑,那我會說你真的很COOL(冷酷的酷)喔!

昨晚看的時候,我真的是忍不住從頭笑到尾,全場觀眾尤其是小朋友們,也是歡樂到不行,笑了個滿堂彩;編導及主角群們(浣熊-阿傑、烏龜-龜毛、松鼠-過動兒哈寶、超會裝死的演技派負鼠-奧司及女兒海瑟、刺蝟夫婦及他們三隻可愛的小刺蝟寶寶、臭鼬鼠-史黛拉、大熊-文生、家貓-小虎,還有註定當出氣包的人類社區管委會主委-葛蒂絲、及除害專家)通力合作之下;讓大家是笑到煩惱去除、暑氣全消。 

喔!對了,我看的是中文配音版(之前有幾次恐怖而不愉快的經驗,笑!),表現尚可;不過,這一次中文對白的翻譯,倒是蠻能切合台灣俚俗與民情的,而且也不再是阿扁……的腔調、許純美的笑點等等(感謝老天爺)。

其實電影主題還頗為嚴肅,敘述人類不該因開發而嚴重入侵野生動物的生活區塊,應該要懂得尊重大自然的力量,否則將會被反撲,自食惡果云云……(有這麼多嗎?呵呵)

重點是看動物們全場縱橫,極盡耍寶搞笑之能事,雖然觀眾們早已被顛覆傳統的史瑞克訓練成百毒不侵、抵抗力強,但是在他們面前還是徹底繳械。哈哈!編導(原著者-邁可佛萊、四格漫畫原繪製者-T路易斯、導演是《小蟻雄兵》的提姆強森及《落跑雞》的凱瑞寇派崔克、編劇是《粉紅豹的蘭布魯、熊的傳說的羅恩卡麥隆、大衛霍斯瑟頓及導演之一的凱瑞寇派崔克)除了開發出跟夢工廠之前的動畫電影不一樣的笑點(雖然還是唱了兩首主題歌),而且在一些看似已經過氣的手法上(仍有大量集合其他電影的殘影)也能玩出一些不一樣的況味(族繁不及備載……),讓我懷疑動物們有被金凱瑞、周星馳附身;剪接流暢、節奏明朗、笑點取捨得宜,雖然有些地方還是煽情到極點,不過看在他們可愛到不行的份上,還是相當推薦大家去觀賞這一場瘋狂食物爭霸戰,去HAPPY一下囉! 

真的超好笑的。^++++++++++^